关灯
护眼
    马晓光可没想到,自己这个督导组长上任第一件事是干这个脏活。

    难怪MISS柳的脸色那么难看。

    “乔一天一向和他们周区长不和,他是首任站长翁光辉的人,一向受排挤,早就有消息他有二心,武珉则是红党叛徒……”

    “这波人,不知怎么地就凑到了一起,叛逃是筹划已久的事情……”

    “据说,五天前他们就和沪市区没了联系,昨天戴处长下了死令,这才证实五人暗中串联,已经叛逃!”

    MISS柳沉着脸,一边说,一边把五个叛逃人的资料递给了马晓光之后,便转身回到里间,和杜可欣一起接收电文。

    由不得她不抓紧,现在的各方情报满天飞,必须第一时间整理、分析、汇总。

    另外两名女队员,谭秋雯和伍月则已经化妆,去了虹口。

    “乔一天,沪市区机要科副科长,特务处沪市区的老资格……”

    “武珉,行动一队队长,武艺高强、枪法出众……”

    “胡长水,行动一队队员……”

    “凌庆德,闽省人,机要科主办科员……”

    “尤其五,沪市人,行动一队队员……”

    马晓光的办公室里。

    胖子看着五人的资料,有些挠头,合上文件夹叹道:“这沪市区就是个贼窝啊!难怪你老人家以前从来不让我们和他们打交道!”

    “明白了吧?有些人在沪市的销金窟里待久了,什么理想、主义全特么忘了,现在想的全是生意。”

    马晓光忍不住啐道。

    胖子接着吐槽道:“咱们怎么找这几个人呢?他们不见已经这么几天,要跑早特么没影儿了?也不知道沪市区的监察干什么吃的?”

    马晓光担忧地说道:“是啊,这事麻烦,必须得快!否则,起不到震慑的效果,拖久了对军心不利,对以后的战事更不利!”

    “沪市也会打起来?”

    胖子还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那是肯定的,霓虹人不打,委员长也要打!”

    马晓光笃定地说道。

    知道马长官脑子开过光,所以胖子也没有多问,而是摸着下巴琢磨,怎么能尽快找到五个叛徒的行踪?

    马晓光从办公室的窗户看着下面的十里洋场,下面来来去去的人潮,让他若有所思,转头看了一眼胖子。

    那厮竟然自顾自地倒起茶喝上了。

    “想到什么了?”

    “我觉得这五个人肯定不会单独行动,一则,他们怕其中有人告密,二则聚在一起感觉心里更有底……”

    “说得对,还有就是,鬼子说不定也要对他们进行甄别,毕竟都是老家雀了,不可能犯低级错误,现在我们想一想他们会去哪里?”

    马晓光肯定了胖子的判断,补充说道。

    胖子一口喝完杯子里的茶水道:“既然投靠日谍机关,还要甄别,很大可能还在沪市,华界不大可能、法租界和鬼子不对付……最大可能还是虹口!”

    马晓光说道:“那我们就去虹口看看,去之前先化个装,再联系一下老李……不能这样去。”

    当天傍晚,马晓光和胖子又回到了虹口外白渡桥边。

    看着彼此身上的造型,马晓光和胖子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两人都是一身浪人打扮,身上都是脏兮兮的和服。

    “别耷拉着脸,现在是战时,这身衣服能少些麻烦!”

    马晓光安慰着一脸不高兴的胖子。

    “我知道,就是心里有些不舒服,好在你老人家有准备!这些衣服没人穿过。”胖子在一旁嘟噜着。

    两人正说着话,路边一名黄包车夫则趁两人不备,冲胖子脚边“呸”了一口。

    “八嘎!”

    胖子也不是吃素的,一下便露出了凶神恶煞的表情,一把抓住了车夫的衣领。

    “胖爷,这身衣服和您还挺配的!”

    车夫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捉狎地笑容,仔细一看竟然是老李。

    “你的!良心的大大的坏了……”

    胖子用塑料日语夹杂着中文骂道。

    这种场景,在虹口这边时常发生,路人都是视若无睹。

    “你的,快快滴,拉我们去劳勃生路的干活!”

    马晓光一屁股坐在了黄包车上,冲老李喝令道。

    “先生,你们可有两个人!”

    “不要废话,否则死了死了滴!”

    无奈之下,车夫老李只能拉上两个假浪人,开始朝西边走去。

    由于是两个人,车夫拉得有些吃力,路人纷纷投过去同情的目光。

    拉着两人走过乍浦路,转入一条里弄,老李停下车,两人跳下车来。

    “有五个叛徒,上峰严令,立即执行家法!得尽快找到这五人!”马晓光悄声对老李说道。

    “MISS柳上午就已经通知了,查理那边的外围已经传来了情报,那边里弄有死信箱,我去看看。”老李拉起车悄声道。

    看着老李的背影,马晓光满意地点了点头。

    趁着自己和胖子准备和换装的时间,这边的兄弟已经在行动了。

    MISS柳也是提前安排,这就为大家节省了不少时间。

    半个小时后,老李回来了,递给马晓光一包烟。

    拆开包装,拿出最左边上面一支,仔细地看了看,点燃打火机在香烟上烤了半分钟。

    香烟被熏黄了,上面浮现出三个字“丰阳馆”。

    点了点头,马晓光把香烟揉碎,再次点燃打火机烧掉了烟纸。

    “开路,熙华德路。”

    马晓光又恢复了浪人的做派,恶狠狠地对老李喝道。

    可怜的老李,只能拉着两个半人——胖子得算一个半,往熙华德路而去。

    到了丰阳馆门口,两个浪人倨傲地下来,随意地扔下一张钞票,头也不回地走入了丰阳馆。

    “我是野比二雄,这位是刚田文!”

    马晓光倨傲地冲丰阳馆前台经理德田俊辅说道,说罢便扔下两本证件。

    登记完毕,两人来到二楼自己的房间。

    仔细检查之后,方才放心地坐下,第一件事便是脱下了和服。

    马晓光沉声对胖子道:“咱们休息会儿,今天晚上就好好探一探,先看看情况再说。”

    胖子正想说话,却听得房门被轻轻地敲了三下。

    马晓光打开房门,却没看到人,门前却有一个箱子。

    他很快地把箱子提了进去,飞快地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