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遭遇人贩子事件后,姜璃换了新版光脑的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来自时川教官的讯息,问她这几天玩的怎么样。

    这一来一回就引起了同在屋里的田伊的注意。

    她翻身趴在床铺上托着脸蛋:“阿璃啊,这个时川教官……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姜璃回以疑问脸:“?怎么这么说?”

    田伊挤眉弄眼道:“同样都是他的学生,怎么就不见他给我频繁地发消息?”

    姜璃:……

    她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大概……他是把我当做妹妹了。”

    一旁的蓝可嗤之以鼻:“那都是借口。书上说了,什么把你当做异父异母的亲生哥哥妹妹的啊都是对你有意思。”

    “呦呵,可可懂得挺多的啊。”田伊投以注目礼:“看的什么书?让我也学习学习。”

    “《总裁夫人带球跑》、《天才萌宝美丽妻》、《妹妹的烦恼》、《哥哥太爱我》……”

    田伊听见蓝可报出的那一串书名顿时觉得脑袋都大了,连忙喊停:“我知道可可你看的什么书了,可可说的没错!非常对!妹妹什么的都是掩饰,是陷阱!”

    姜璃:……

    但是她觉得时川是真的没什么歪心思,非要说喜欢……他大概会喜欢姜瑜?

    她想到时川跟她讨论起姜瑜的时候连眼睛都在放光的模样,怎么想都觉得他对“姜瑜”有兴趣都不会对她有兴趣。

    虽然姜瑜也是她自己。

    不过这么一想,时川教官怎么也是喜欢男人的,喜欢她?不太可能。

    “应该不能吧?”

    田伊“啧”了一声:“那可没准,”

    “不过话说回来,阿璃你觉得时川教官这个人怎么样?”

    听到田伊的提问,蓝可的耳朵也凑了过来,兴致盎然地想听听姜璃的回答。

    “教官?”姜璃想了想,掰着手指说道:“人挺好的啊,长得也帅,虽然总是懒懒散散看着没个正行,但是其实挺靠谱的。”

    “——是个好教官。”

    蓝可垮下了脸:“就这些?”

    这就发好人卡了?

    她和田伊对视了一眼,觉得姜璃大概是没救了。

    “不然呢?”姜璃眨眨眼睛,疑惑地反问。

    蓝可开始回忆起她看的书里的情节

    “见不到他的时候总是会想到他?”

    “……没有。”

    “想到他的时候会不自觉露出笑容?心里甜滋滋的?”

    姜璃:……

    还别说,这个真有。

    一想到时川教官是自己的云粉丝,她就开心,下意识地想笑,心里还暖洋洋的。

    然而她还是违心地说了一句“没有。”

    “嗯……你见到时川教官的时候就没有心跳加速?”

    姜璃叹了口气:“那我岂不是要见他一次进一次医疗院?”

    “啊!”蓝可一拍脑门,像是才想到这个方面,颓然地闭上嘴不再出声。

    所以她并不想谈恋爱。

    姜璃自知自己的身体条件,不觉得她以后会发展一段恋情。曾经下定决心就算有苗头她也要把它掐断,总归是不能拖累别人。

    “所以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可可吧!比如——你曾经挂在嘴边的那位'坎迪斯'?”姜璃果断把话题引向了蓝可。

    听到这,田伊双眼放光:“是啊是啊,你的'坎迪斯哥哥'是怎么回事啊?我们可好奇了。”

    “诶??”

    ……

    总的来说,这趟为期三天的温泉之旅过得还算舒心,以至于不得不回学校继续上课的几个人临走时都是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

    阿远也跑来送行,为了感谢姜璃和卓羽,还一人赠送了一个软乎乎的抱抱。

    之后的日子过得很平静,各年级各专业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军事联赛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就连军体课的训练强度都增加了很多。当然,姜璃是那个坐在一边沐浴辅助系全年级同学羡慕的目光的特例。

    “我也好想坐在那什么都不用干,光看着就好了。”

    “诶,可不能这么说,毕竟身体条件在那放着的。”

    “她可是全年级认定的倒数第一,联赛里有她垫底,咱们也省的发愁了。”

    “也是,连初赛都进不去,哪有练习的必要?”

    对这些话,姜璃充耳不闻。

    她选了一个阴凉的地方盘腿坐着,目光望向训练场中认真指导学生动作的时川,在脑海中把他教的动作和方法演练几遍,看起来就像是在盯着时川发呆。

    “她怎么一直盯着时川教官看啊,难道是看上教官了?”

    “也怪不得,时川教官长得帅,教学生也认真,谁不喜欢?”

    “先不说教官已经有小男友了根本看不上她,就她那副身体竟然还敢喜欢上别人?”

    ……

    直到一片阴影笼罩住了她整个人,姜璃才回过神来,抬头就看见时川调笑似的俊脸:“我好看吗?”

    姜璃点点头,诚实道:“好看。”

    时川一噎,两人对视了好几秒,他才在姜璃不明所以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听到没,”他挑了挑眉毛:“最近学校里一直都在传我交了一个小男友,还说我跟小男友如胶似漆、打得火热——都怪你。”

    还有传他不行的……想起来这个他就火大!

    他顺势坐在了姜璃的身边:“好好想想怎么对我负责吧。”

    姜璃:?

    怎么就怪上她了?

    姜璃突然想起校庆那天晚上休息室的情景,好像确实是被人看到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姿势。

    好像是她的锅。

    不过时川教官本来不也是喜欢男——

    姜璃刚想开口,转头就看见时川似笑非笑的眸子,下意识地把未出口的话咽回了肚子。

    她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要不,我给你讲几个姜瑜小时候的故事?”

    “成交。”时川一锤定音,心满意足地继续去训练场上指导学生。

    姜璃:……?

    树荫下的少女神情有些微妙。

    越来越觉得教官喜欢她的另一个身份了可怎么办?

    告诉他姜瑜早就死翘翘了?但游戏中的【璃玉】怎么解释?

    其实告诉教官她的身份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她就是不想败了姜瑜在他心中的好印象。

    他要是知道曾经的姜瑜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该有多失望。

    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多走几步就喘的废物样,她自己看着都闹心。

    或者她试试败坏一下姜瑜在他心中的形象,让他别喜欢姜瑜?

    还是算了吧,好不容易有唯一一个记得她还敬佩她的,她舍不得……

    姜璃愁得抓耳挠腮,恨不得立马变成姜瑜,然后晃着时川的肩膀告诉他:你清醒一点,姜瑜不值得你这么惦记!

    ————

    “父亲。”一身笔挺军装的男人出现在虚拟屏幕中。

    他面色铁青,眉目间带着些许不可思议。

    “您看看这个。”

    男人把《虚拟游戏》官网论坛中红衣少年的图片同屏分享了过来,同时发来的还有一些他在竞技场中的战斗视频。

    屏幕前安稳地抽着烟的中年男性看到这张图片的时候手一抖,几片烟灰落在桌子上,他却无暇顾及,眉头紧蹙:“姜瑜?他不是死了吗?”

    “在哪发现的?”

    “《虚拟世界》,我看过他的视频,脸可以造假,战斗风格不可能模仿……父亲,难道姜瑜没死?”

    中年男人狠狠地掐灭手中的烟蒂:“不可能!”

    他亲眼看到了检验他尸体DNA的全过程,姜瑜怎么可能会没死?

    “查!”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装神弄鬼!

    “是,父亲!”男人待对方关闭了通讯,他死死地攥着拳头,帅气的面容上带着与之格格不入阴狠。

    姜瑜……

    ————

    在姜璃不知道的地方,她的游戏账号上又多了好几层防火墙。

    随着光脑的一亮一灭,她在天网和游戏中的出现痕迹也被抹了个一干二净,给某些不遗余力追查她身份的人带了不小的麻烦。

    姜璃对此是一无所知,她正在时川的家里做客。

    时川的家坐落在首都星最繁华的住宅区,高大的别墅和广阔的庭院让人难以想象这是那个让她负责包棒棒糖的人的房产。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时川哭笑不得地让机器人端上来一些茶饮和零食:“我好歹也是个中校,联盟分配下来的房子都这个样。”

    差点忘了时川教官还有挺高的军衔。

    “教官你自己住?”姜璃左看右看也不觉得这个房子像是有其他人居住的样子。

    “是啊,”时川叼了一个果干:“以前还会有些兄弟过来,不过现在都没了。”

    “东西在地下仓库,现在要去看看吗?”

    他指的是他曾帮忙收起来的姜家人的东西。

    时川看着姜璃点了点头,起身领路,边走边道:“姜家……没了之后,有无数的人想去找姜家的古武秘籍,联盟高层的一些人也不例外,所以很多东西都有些损坏,我找人尽力修补了一些,但大多数我无能为力。”

    “麻烦教官了,”姜璃对他感激地一笑:“本来那个家里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能帮忙收起来一些我就很感激了。”

    姜家的秘籍都是记在脑子里的,任他们怎么翻找,都不会找到半点有关古武的东西。

    “这没什么。”他只是看不惯那些墙倒众人推的德行。“到了,你进去看看吧,我在外面等你。”

    他的东西本不多,所以仓库中堆放的大多是姜家的物品,可以让姜璃随便看。

    姜璃到了声谢,深吸一口气,才走进了这个存有父母亲的遗物的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