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既然是姜瑜的妹妹,那就是他的妹妹,姜瑜不在他就替她好好照顾一下吧。

    刚好他没了弟弟,姜璃也没了哥哥。

    他想起了《虚拟世界》里的那位【璃玉】。

    也不知他到底是不是姜瑜,虽然光听名字就八九不离十,但还是找时间确认一下吧。

    要是真确定了……他该不该告诉姜璃呢?

    ——其实你哥没死,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呆着玩游戏,就是不来看你?

    这么说好像不太行。

    姜璃会炸的。

    还是瞒着好了,大不了她缺亲情的他帮忙给补回来。

    时川内心的算盘打得“啪啪”响,但医生毫不留情地按在了他的胸腹处,引得他闷哼一声。

    “怎么就伤到了内脏?你做什么了?”

    时川:……

    跟学生用精神力对抗了一下,结果反被压制成了这样?

    好歹他也是个教官,他不要面子的?

    “跟别人切磋来着……”他语焉不详地解释了一句,还好医生没怎么追问,让他松了口气。

    “精神力有轻微挫伤。”医生扫描过他的头部,抬头看了时川一眼,也没多问:“不是很严重。”

    “内脏受损,住一天院,再休息几天。”

    “一周内不要剧烈运动。”

    时川:不省心的妹妹,看把她哥弄成什么样了。

    走廊里坐着的姜璃:“阿嚏!”

    她摸了摸鼻子。

    难道露茜又骂她了?

    ————

    窸窸窣窣的声音,将姜璃从梦中扯了出来。她缓缓睁开眼睛,感受着房间里昏暗的光线。

    视线钻过窗帘的缝隙,看着那一条灰蒙蒙的天。

    下雨了。

    窗外昏沉沉的天色也像是没睡醒,云团在涌动,絮状的乌云密实的堆在天空,外面的温度像是从窗棱透了进来,冷得她指尖发凉。

    她梦见了她曾经的伙伴们。

    她看见他们纷纷倒在战场上,倒在虫族巨大的口器和附肢之下。他们充满血丝的双眼不甘地大睁着望着她所在的方向,像是在埋怨她的连累,也埋怨着联盟的不公。

    距离收到七军的那则情报已经过去了一整天,姜璃也在公寓里干坐了一整天。

    不知是什么时候失去的意识,直到现在她才从桌子上醒过来。

    活动着已经发麻的手臂,姜璃晃晃悠悠地站起身。那一瞬间,她只觉得世界都开始天旋地转,耳边都出现了幻觉似的嗡鸣。

    她手脚发软地摸索着跌到床边,不知飘到哪里去的意识又渐渐隐没入黑暗。

    今天……还没去看教官……

    定时工作的扫地机器人不知何时在不属于它的工作时间离开原位,悄无声息地滑到姜璃的身旁,扫描垃圾似的用带着红光的扫描器将她全身扫了个遍,然后安安静静地退了回去,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

    姜璃腕上的光脑突然亮了一下,那是一个简短的信息提示。

    【简讯已发送】

    ————

    在病房老老实实躺了一天,终于能出院了的时川边嗅着身上沾染的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边在心里念叨:

    姜璃那个小没良心的,竟然一天都没来看他。

    亏他还惦记着她精神力险些失控之后会不会有哪里不舒服。

    时川在公寓卧室里换衣服的手一顿。

    还是问问吧,那丫头惯然会隐瞒自己的身体情况。

    他三下五除二地换了一身休闲服,正打算给姜璃发个消息,却收到了姜璃的简讯。

    【不太舒服。】

    简讯下附带了她此时的光脑定位。

    直觉告诉他这不像是姜璃会说出口的话。

    但这确实是来自姜璃的号码。

    时川皱紧了眉头,边顺着号码回拨,边什么都不顾地冲进雨幕,向定位的方向跑去。

    接连打了好几个通讯都没有人接,时川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直到他畅通无阻地推开姜璃公寓的大门,看见了倒在床边不省人事的姜璃时,那股不安放到了最大。

    他一把捞起烧得迷迷糊糊的小姑娘,小心翼翼地探了她的脉搏,甚至精神力都放出来查看了一下她的周身,紧绷着的肌肉才稍微放松了些。

    心跳还算正常,精神力也没乱,规规矩矩地把她裹得像个茧宝宝——就是体温过高。

    姜璃呼吸透过时川湿透了紧紧贴着身体的衣料,洒在他的胸口上时,仍带着一股灼热感。

    时川这才发现了不妥,连忙扯了她的薄被将小姑娘团成一个卷后才再次将她抱在怀里,防止自己身上的水会让她再次受凉。

    他转身就要将姜璃送去医疗院,与匆匆忙忙赶来的田伊撞了个正着。

    “教官?”她诧异于时川竟然会在姜璃的公寓中出现,却还着急姜璃的情况:“阿璃怎么了?”

    “高烧,我先送她去医疗院。”时川头都没回,冲出房门踩着栏杆就跃了出去。

    仅用了几秒,他抱着姜璃的身影就从田伊的视线中完全消失。

    教官即使不用飞的,跑起来也比普通人要快很多啊……

    田伊脑海中莫名其妙地闪过这样一句感叹,正准备也赶去医疗院,就差点跟枫眠撞了个跟头。

    “阿璃呢?”枫眠也一副急忙赶过来的样子,被雨淋湿了全身都没在意,只是焦急地询问从姜璃房间中出来的田伊。

    “刚才时川教官把她送去医疗院了……我正要跟过去,要不要一起?”

    “……等等,你怎么也知道阿璃出事了?”

    枫眠展示出了姜璃发给他的简讯,田伊也一头雾水地点开了姜璃发给自己的简讯。

    一模一样,是群发。

    怪不得她来的时候看见了时川教官。

    田伊也没想到枫眠赶来得这么快,毕竟他所在的男生宿舍离这里有好长一段距离,而她自己所在的学生会办公室仅有其三分之一的路程,两人几乎是前后脚就到了公寓门口。

    原来枫眠学长对阿璃这么上心的吗?

    田伊孤疑的视线只落在了枫眠身上一瞬,她又看见了气喘吁吁跑到楼下的蓝可。

    “小伊?阿璃怎么样了?”

    由于战斗系专业这个时候还在训练,蓝可和枫眠分别收到了来自卓羽和艾斯克的通讯。

    几人站在公寓门前面面相觑。

    “阿璃已经被时川教官送去医疗院了。”田伊打开隔壁自己的公寓门:“拿把伞我们再去吧。”

    ————

    姜璃醒过来的时候,一时半会儿都没反应过来这是哪——直到她侧头看见躺在隔壁病床上闭目养神的时川。

    教官?

    她一个激灵就撑着手臂要坐起来,然而手臂发软,险些大头朝下地栽下病床。

    时川听见了声响,反应极快地翻身下床及时揽住了她失去平衡的身体,免了姜璃破相的危险。

    “醒了?”

    他像是没睡好,磁性的嗓音带着沙哑,发丝凌乱,甚至有几缕还调皮地翘了起来。

    “我……”刚发出一个音节,姜璃就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厉害,正想清清嗓子,面前就递来一杯温水。

    没等她道谢,医生就推门而入,一见到半蹲着的时川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没好气地呵斥他:“你怎么又下来了,赶紧回去躺着!”

    “都告诉你一周内不要剧烈运动!不要剧烈运动!把我的话放耳旁风?你带着她跑进来的时候我**地还以为谁家悬浮车失控了还开的最大的档!”

    这一系列的话听得姜璃目瞪口呆,她从来没见过她这位专属医生如此暴躁的样子,他面对她的时候是真的如沐春风、从未发过脾气。

    “又见面了,姜小姐感觉怎么样?把这当家住着,好好养身体啊,需要什么叫我们就行。”

    ——就像这样。

    被医生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时川自知理亏,摸摸鼻子,笑道:“这次我一定听医生您的。”

    医生投过去了一个白眼,检查了姜璃的身体状况,嘱咐两人好好休息,才施施然离开病房。

    姜璃小口小口喝着温水,缓和一下刚醒来还有些发虚的身体,正想问被医生赶回病床上的时川一些问题,田伊就敲了敲门,推门进来。

    “阿璃你醒了?”她终于放松似的扬起一个轻快的笑:“我刚去给你请了病假,原本可可和枫眠学长也来看你了,不过他们还有课,没能呆太久。”

    “艾斯克和阿羽也是因为在训练,只能托我好好照顾你。”

    姜璃苦恼地皱起眉:“抱歉,又害你们担心了。”

    隔壁床的时川枕着双臂懒洋洋地插了一句:“既然知道有人会担心,哪里不舒服就要及时说出来。”

    “教官你还有脸说?内脏受损这么重的伤在身就不要逞强啊!”

    田伊也送给他一个大白眼。

    这人就跟不知道痛似的,受着伤还带着个大活人跑的飞快,要不是进了医疗院发现两个都躺病床上了,她还以为教官健康地活蹦乱跳的。

    不过这伤是怎么来了?还是内伤,在学校里竟然还有能伤到时川教官的人?

    田伊虽然心有疑问,但也没多问。

    姜璃诚恳地低头道了歉,保证自己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后,又犹犹豫豫地开口:“其实……除了内脏之外,我感觉不到身体其他的异常情况……”

    因为毒素被拦在精神壁垒外,她的神经上一直存在着精神力和毒素对抗的疼痛感,时间长了就疼习惯了。像是全身都被刺了针的人,那针多一根还是少一根她自然不会在意。

    除非是肉眼可见的外伤和她重点护住的内脏损伤,不然她根本感受不到哪里有异常。

    “欸?”田伊愕然地睁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

    亲身感受过精神力和她体内的毒素对抗的疼痛的时川面色沉了下来,不知在想些什么。

    姜璃无所谓似的摊手:“医生也知道这个事情,因为无法医治,所以大概早就做好了我随时被送进来的准备。”

    一周内就进了医疗院两次,医生都见怪不怪了。

    “话说回来……我好像又欠了教官您一次人情。”

    她有些头痛。

    人情欠多了根本都不知道该怎么还。

    时川倒是不太在意,翘起二郎腿晃晃悠悠:“先不用想这个,说好的,你还得对我负责呢。”

    旁听的田伊:!!!!

    什么负责!负什么责?

    她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巡视,像是发现了什么,有些纠结地皱起了眉头。

    这两个人……该不会……

    姜璃爽快地点头应道:“我说了负责就一定会负责的,教官放心。”

    “不过恩还是要报的。”她想了想:“教官您有什么愿望吗?”

    时川突然想起了她的身份,勾唇道:“我想有个妹妹。”

    撬的就是姜瑜的墙角!

    田伊:!!!

    姜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