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卧槽你们听见了吧?”

    “什么在里面不舒服让时川教官出去……”

    “咳咳咳!光天化日的!时川教官就不知道收敛点!”

    “没想到时川教官是这样的人……”

    “唉。我们这么善良,还是帮教官守一下门吧,万一再有人闯进看见不该看的可怎么办。”

    “啧啧啧,原来传闻是真的,时川教官真有一个小男友。”

    “好想再多看一会儿啊……”

    “时川教官嘴唇红彤彤的样子真诱人。”

    一墙之隔的时川:那拓麻的是血!是血!

    你们要是喜欢吐血,他也不介意帮你们一把!

    时川觉得自己被这些满脑子废料的学生气的脑瓜子嗡嗡的。

    姜璃此时不知吃了什么东西,瞳色渐渐回归了原本的墨黑。时川的精神力也退了出去,她轻车熟路地把毒素冲击在精神壁垒上的刺痛抛在脑后,扶起了时川。

    “教官,我送你去医疗院。”

    姜璃扶着时川出休息室的时候,走廊内安安静静的,没有看见一个人。

    她暗暗松了口气。

    ————

    “不会吧……这么快就出来了?”

    “教官是不是不太行啊。”

    “嘘!别这么大声!可能是被我们刚才吓到了……”

    躲在墙角暗搓搓地看着两人背影的几位男生女生有些遗憾,连声叹气。

    时川半眯着眼全都听在耳朵里,拐过一个转角时,锤着胸口深吸一口气。

    他有一口老血哽在胸口,不知当不当吐。

    他不着痕迹地瞥了眼姜璃,颇为惆怅。

    这次校庆自己的谣言造了个差不多了不说,学生的心理状况又成了一个定时炸弹。

    他怎么就这么惨。

    明明就是过来偷个懒,谁知道还能遇见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

    姜璃看到他又摸了胸口,有些担心他是不是心脏出了问题,神色忧虑中又带着一丝坚定:“教官放心,我会负责的。”

    教官以后的医疗费用她也包了,一定要把教官治好。

    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川不可思议地看她一眼。

    ……你负责什么啊!他的名声吗?

    时川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位学生如此耿直认真,顿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哪都隐隐作痛,干脆破罐子破摔,漫不经心似的点头应道:“行啊。”

    他理了下领口:“那就都交给你负责了。”

    姜璃心中的愧疚几乎要把她淹没,见时川答应,才勉强扯出一个算不上笑容的笑来。

    这时,身边的男人突然转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口齿清晰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姜瑜。”

    姜璃呼吸一窒,机械地偏过头,正大光明的对上那一双深棕色的眸子,半点不曾退却:“教官说的是上次在餐厅里提到的创立了七军的那位?”

    “他怎么了吗?”

    时川认真端详着姜璃疑惑的神情,争取不漏过一丝一毫的异样。

    那是古武姜家特有的瞳色。他不会看错。

    怎么可能会在一个普通的学生身上出现?

    姜璃也姓姜,排除姜城在外私生女的可能,再加上她那股令人惊叹的精神力和控制力……

    答案昭然若揭。

    “别紧张,”时川拍上了姜璃的头:“我不会说出去的。”

    姜璃睁大眼睛,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发现了?怎么发现的?就凭她一不小心露出的瞳色?

    她已经开始盘算着用钱封时川的口的可能性了——虽然没见过时川教官对她怎样深恶痛绝,反倒是对她大加赞赏的样子,但她也不可能就此放下戒心。

    “姜瑜很好。”

    时川突然垂着眼说出这样一句话。

    “我从未见过这样耀眼的一个人,姜瑜是第一个。”

    姜璃默不作声,她的视线已然飘到身侧不远处的建筑上,神色莫辩。

    似乎说起姜瑜,时川的头痛都能缓解一些,他没去注意姜璃不自然的表情,看着夜空中的繁星,任凭星光如薄纱般笼在他俊美的面容上。

    “七军的战场记录官是我的好友,所以我总能看见有关姜瑜的视频。”他对着骤然抬起头一脸不可思议的姜璃竖起一根食指,抵在自己的唇上,做出“嘘”的姿势。

    “我那好友总说姜瑜比我还天才。我敢保证,如果时间足够,他能把姜瑜夸出花来——所以我一直想跟姜瑜打一场,”他一双眼睛像是盛了漫天的星光,身后灯火朦胧的建筑都变成了他的陪衬,映在姜璃的眼底,似是世间最美好的一幅画。

    “赌上天才的名头。”时川突然笑起来,一扫之前无精打采的模样。他看着姜璃,一字一句吐字清晰:“我不信他会背叛他守护着的土地。”

    姜璃呆愣地看着他,胸腔中的心脏突然开始“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

    “所以我一直在调查这件事情的真相,不过貌似还牵扯到什么联盟机密,受了不小的阻碍。”他眉头微蹙,浓密的睫毛随之颤动。

    “不过姜家的东西我都找人收了起来,放在我那。有空我可以带你去看看,想带走的你就都拿回去。”

    扑通、扑通——

    时川转过头来:“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扑通、扑通——

    耳边那一声盖过一声的心跳声,几乎都要盖过时川说话的声音。

    姜璃有些出神地盯着时川的脸,墨色的黑瞳忽然涌上一层水意。微风骤起,扫过她挺翘的鼻尖,让她感觉痒痒的。

    两人间的气氛寂静了半晌,又不知哪里传来了沙哑的回应:“别查了。”

    那似乎是她,又似乎不是她。沙哑的声调里透着一股掩盖了惊涛骇浪般的平静,像是埋藏了千万年的古物突然被人视若珍宝地捧出,却在暴露在空气中的一刹那腐化为沙石。

    姜璃眨眨眼睛,看着他那一头柔顺的黑发,突然想伸手去摸一摸,却只是攥紧了手指,咽下了想要脱口而出的话。

    她是姜瑜。

    但是背叛的罪名……不是假的。

    在她崩溃得精神力暴乱,不顾后果地逃出那个实验基地的时候;在她意识到自己不愿为和平条约放弃自己的资质、放弃精神力成为一个废人的时候;在她躺在医疗仓里不愿醒来甚至想一了百了的时候……

    她就已经背叛了自己的亲人,背叛了同甘共苦的伙伴,背叛了一直守护着的联盟。

    所以网民们辱骂她、唾弃她,她都无所谓。她从始至终在意的,只是那支忠心耿耿从未做过错事却换得了如此结局的七军。

    【姜瑜不值得被你视为对手。】

    姜璃的嘴唇嗡动着,似是想要将这句话脱口而出,它却一直堵在喉间,怎么都说不出口。

    因为她真的好高兴。

    高兴到似乎连声音都在颤抖。

    原来还有人在看着她,还有人在乎她,还有人试图想帮助她。

    在她不知生死,惹了满身的罪名,甚至连自己都想放弃自己的时候,还有人在相信她。

    但是该放弃了,别查了。

    最后的结果会让你失望的。

    会让你觉得她不值得。

    她不是什么天才,也不是多么忠于这片土地。

    她只是一个自私的、懦弱的、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消逝在这世上的废物而已。

    姜璃垂着头,咬紧了牙关,把涌上来的泪意忍了回去。

    怎么突然就觉得委屈了?有什么好哭的,暗室里那么痛的时候她可是连喊都没喊过一声。突然有个人夸她她就脆弱了?堂堂一个大老爷们儿矫情什么。

    她抿着唇,虽然感觉好像哪里违和,但还是成功把表情调回了正常状态。

    时川不知姜璃心中的百转千回,他诧异地挑了挑眉梢,倒是剥了块糖塞进了姜璃的口中。

    他自己也不知何时叼着糖棍,一侧的腮帮子鼓鼓囊囊的,像是屯了满颊食物的某种鼠类。

    “看来你是知道些什么。”

    姜璃愣了一下。

    她当然知道,她就是姜瑜本人……难不成他还没猜到她的身份?

    时川看着近在眼前的医疗院,笑咪咪道:“把你知道的关于你哥的事跟我说说,说不定我就不查了。”

    姜璃:……

    ?

    她马甲都脱一半了你就告诉她这个?

    她哪来这么一个哥……

    等等,难道时川教官以为她是姜瑜的妹妹?

    姜璃深吸一口气转移了视线,抬手拨了拨头上的发丝借此阻挡住时川的目光。

    妙啊。

    亏得她差点就泪溅当场。

    辛辛苦苦捂着的马甲被他硬生生扒了一半,又贴心地给她穿回去了,顺带还加了层外套。

    “……其实我知道的不是很多。”姜璃避开时川探寻的视线,嗫嚅道:“你也知道,我……哥他们一直都在战场,联系的机会也不多。”

    时川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毕竟姜璃的身体不好,经常处于昏迷状态对外界情况不了解也很正常。

    姜家费尽心思隐瞒她的存在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

    现在姜城和姜瑜都不在了姜家,形同虚设。没有人会护着这么一个病弱的小女儿,所以隐藏身份躲起来是最明智的选择。

    不过没想到连姜瑜都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啊……

    “姜璃。”时川迈进医疗院的大门,突然唤了姜璃的名字。

    “嗯?”神情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姜璃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来叫声哥听听。”他不甘心输给谁似的盯着姜璃看,热烈的目光看得姜璃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姜璃:……呸!

    姜璃招了她所属的医生来:“给他检查一遍身体,重点看看心脏。”她还没忘记在礼堂里时川频频抚胸口的动作,也不知那场爆发得突然的事故伤到他没有。

    “顺便再看看脑子。”

    她怀疑他脑子有些问题。

    撂下了这几句话,她就看着医生护士们强行把时川推进诊疗室,还冲他挥了挥手。

    时川:……

    吾妹叛逆伤透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