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倚靠在墙上,懒懒散散的,还是那个不正经的模样。整洁的衬衫勾勒出他精瘦的腰身和影影绰绰的肌肉线条,偏生领口还少扣了一个扣子,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勾得人心直发痒。

    姜璃一边感叹时川生的好看,一边沉吟了半晌,才给了他一个联系方式:“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来找我吧,虽然我挺没用,但是钱能做到的事情,还是有很多的。”

    “顺便,你以后的棒棒糖,就交给我了。”她偏了偏头,以眼神询问时川是否满意。

    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时川的眼睛明显亮了一下,却还端着教官的架子,推卸道:“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你若是实在过意不去,请我吃顿饭就可以了。”

    “真的?”姜璃存了故意戏弄他的意思,干脆地回答:“那我就不包教官的棒棒糖了!”

    眼见着时川的脸都垮了下来,整个人蔫哒哒地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她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逗你的,我刚才说的话都算数。救命之恩,就算以身相许都不为过吧?帮几个忙我都嫌不够。”她正色道:“总之,这是我的承诺,只要教官有难处,我会尽我所能,帮教官排忧解难。”

    时川看她如此认真的样子,只好叹着气应了下来,趁姜璃慢悠悠喝着水的时候眼睛转了转,勾着唇角突然来了一句: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你以身相许就好了啊~”

    “噗——”

    头一回听见这种类似于告白的话,姜璃惊得手一抖,水杯都差点没拿稳。一口水呛在嗓子里咽不下去,直接喷了出来。

    “咳咳咳——”她咳得连说话都做不到,只好拍着胸口伏在床边,大半天都没缓过来。

    时川倒是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姜璃狼狈的样子,边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边在一旁自顾自地笑得欢快。

    好不容易缓了口气,姜璃面色如常,看起来没有半点不满的情绪,随口应道:“可以啊,如果教官想的话。”

    ?

    她说什么?

    时川的笑容骤然凝固在脸上。

    未成想少女真诚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长长的睫毛忽闪着,一双墨色的眸盈满了笑意,却清楚地倒映出了他的模样,仿佛盈满了全世界的星光。

    “命都是教官救的,人自然也是教官的。教官生得这么好看,怎么想都是我赚了啊。”

    姜璃拄着下巴仰头看他:“只要教官不嫌弃。”

    时川被她一个直球打过来,整个人都僵硬了。

    这个发展……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怎么可能嫌弃,姜璃小同学这么可爱……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他下意识地反驳却又发现自己怎么回答都不是,有些语无伦次。

    “那教官是什么意思?”姜璃装作没听懂的样子,打断了他的话,倾着身子向他凑得近了些。

    少女白皙无暇的面容近在眼前,浅浅的笑意柔和了眉眼,红润的唇抿出了一个柔软的弧度,像是一只温顺的幼兽,勾着人想要去摸一把它软乎乎的皮毛。

    呦呵,这小妮子倒是知道耍他了?

    察觉出姜璃话里的戏弄之意,原本有些慌张的时川定了神,眉峰扬了扬俯身而下,双手按在姜璃身体两侧的病床上,将她困在方寸之间。

    两人就这个姿势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了半天,少女发丝间的淡香直钻入鼻腔,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时川的神经。姜璃倒是欣赏美色欣赏得津津有味,没有半点羞涩的意味。

    原本以为自己这张脸无往不利的时川:……

    他这才想起来眼前这姑娘异于常人的迟钝,要等她害羞比登天都难——不,登天还是很容易的,比让姜瑜活过来都难。

    失策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投降!”时川认命似的抬起双手,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带着黑色露指手套的手扣在额头上,因为恶作剧失败而失落地直叹气。

    见他识相,姜璃轻哼一声,算是扯平了。但是一想起他害得她呛咳了半天,连着肚腹处都在疼,就恨得牙直痒痒。

    谁知时川这时取了旁边的药剂来,递给她:“我向医生要的消除淤青的喷雾。”

    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哪里不舒服记得要说。”

    姜璃怔了一下,接过药剂,道了声谢。

    唔,看他这么识趣的份上,她就大度的原谅他好了。

    教官这个人正经起来其实还是蛮好的。

    “哦,对了。”时川笑眯眯地拿了一支营养液在她面前晃了晃:“医生说你要忌口,忌荤腥、忌油腻、忌辛辣。”

    “所以一个月内你都只能喝营养液了。”时川面色得意,帅气的面容落在姜璃眼中宛若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我会告诉你周围的人,这一个月里你一点荤腥都不,能,碰。”

    她忌素,谢谢。

    姜·无肉不欢·璃顿时觉得五雷轰顶,天都要塌了!

    她在军中喝了二十年营养液,整整二十年!虽然营养液口味多变,但任谁连续喝了这么多年都会腻得想吐。

    现在好不容易能吃些好的了,让她忌口?

    庸医!庸医!

    她之前病发的时候都没有……不对……那时她好像直接昏迷了半年?

    时川终于看见姜璃变了脸色,语气间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其实你原本应该一直忌口的,但你病情特殊,药物无法治疗,只能起到止痛的作用,所以只需要忌口一个月。”

    “记住了啊,半点都不能碰。”

    觉得自己扳回一局的时川顿时心情舒畅,连呼吸都轻快了许多。反观病床上的姜璃,一脸的生无可恋,连眸光都暗淡了。

    时川笑归笑,但是想到医生的诊断,眼底还是闪过了一抹担忧。

    由于未知毒素的侵蚀,姜璃的心脏无法被药物治愈,即便是移植了新的心脏,她体内残留的毒素仍会让其重蹈覆辙。

    如果不是她控制力极佳的庞大精神力一直护在她周身,怕是不出三天,她的经脉、内脏和神经就会被毒素破坏,完完全全成为一个废人。

    一个五感尽失,全身瘫痪,连呼吸都会痛的废人。

    还是帮忙找找看吧,这种毒的解药。

    这样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若是没了就太可惜了。

    毕竟……她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学生。

    “阿璃!我们来看你啦!”此时蓝可敲了敲病房的门,然后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艾斯克和卓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可得好好讲一讲!”

    还沉浸在忌口的悲伤中的姜璃回以惨淡的微笑:“也不是什么大事,”她看着几人隐含担忧的神色,轻描淡写:“就是差点从教学楼上掉下来摔死而已。”

    哦,没什么大事就好……

    ?!

    “噗。”时川看着几人精彩的脸色终究是没忍住笑出声来,一边笑一边摆手:“你们聊着,我就先走了,学校那边还有些事等着我去处理。”

    比起一个月不能吃肉,差点摔死对于姜璃来说确实算不上什么大事。

    他笑着合上病房的门,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突然发现自己今天的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愉悦许多。

    大概是这小姑娘的反应太过有趣了。

    不过高兴归高兴……今天的事情,还是得好好处理一下。

    时川眼中的笑意陡然散去,凌厉的眉峰透着一股肃杀气息,转眼又隐在了懒洋洋的神色之下。

    除了那几个目击者的口风问题……动了他的学生,他怎么可能只让人安然无恙地在禁闭室里呆几天?

    就算姜璃不计较,他也不能让自己的学生白受委屈。

    更不用说这件事情的后续还可能会带给他无尽的麻烦了。

    远远看去,时川挺拔的背影还是一副没个正行的模样。但是,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在悄然改变。

    ————

    【你是说,所有拍到了我的监控都被做了手脚?】

    时川收到手下的人传来的、关于他在监控中出现的画面都被抹除了的消息后,沉思了一会儿,决定先不去管是哪个闲着蛋疼的人帮了他一把,让手下去处理那几个目击者。

    在病床上躺的好好的,却突然感觉某个自己没有却一直期望有的迷之部位传来阵阵幻痛的姜璃:

    ?

    ————

    这件联盟第一学院的学生险些被害坠楼的事件,早在事情发生的几十分钟后就被发到了网上。不过对于被害者如何被救的描述却语焉不详,让网上的吃瓜群众大呼坑人。

    【怎么也不说说人是怎么被救的?就算是编这也编的太假了吧?】

    【确认是编出来博人眼球的,散了吧散了吧。】

    【也不一定是编的吧?万一涉及了什么不方便透露的秘密呢。】

    【我可以证实这件事情是真的,在学校里都传遍了,不过目击者不多,也没人说是谁救了那个女生。】

    【据说那个女生还有心脏病,也不知道后来怎么样。】

    【我我我,我有视频,虽然只有前一半——但学校里传出来的也只有这一半。/附视频】

    【诶呦这看着就吓人,那人莫不是个疯子。】

    【怎么就到了那个小姑娘被扯下防护栏就戛然而止了?人没事吧,楼层这么高,她身体还不好。】

    【有消息说是被救了,现在在病房躺着呢。】

    【视频录一半可太过了分吧】

    【真别说,这小姑娘有心脏病还反应这么快的就要救人,可惜救的是个要害她的疯子。】

    【有一说一,这小姑娘我喜欢。】

    ————

    时川看着手下的回复神情复杂。

    【已经有人在网上清了消息控了评,清理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倒是留了一个不完整的视频,长官,这个要删了吗?】

    视频从姜璃紧靠着防护栏侧身躲过一个飞来的棍棒开始,到她救人反被扯下栏杆结束。

    时川思索了一下,决定放任其发展。

    既然已经有人替他解决了后顾之忧,那他就先处理那个叫露茜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