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时川教官?”

    当田伊抱着满怀的表演道具路过一片绿茵地时,看见时川教官皱着眉站在树下,仰头看着什么。

    有什么东西吗?

    她下意识地望向碧蓝如洗的天空,连朵云都没看见。

    “教官您在看……”田伊的视线一偏,突然定格在教学楼的楼顶。

    有个人正紧紧背靠在天台的防护栏上。

    那是在做什么?好像还有一个人?

    她隐隐约约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头。

    怎么选择在天台上聊天?

    田伊正疑惑着,这时,她眼睁睁看着一个棍状物体擦着那人的头直接飞了出来!

    卧槽什么东西!

    到底发生了什么?

    田伊一脸惊悚地转头想问问教官,却发现时川早已消失在原地。

    ?!

    她看着几秒钟内几个纵跃直接窜上三层楼高的黑影,脸上的表情更加惊悚。

    妈妈她看见了妖怪!

    她保持着仰望的姿态凝固在了原地,脸上满是世界观破碎一般的茫然。

    这拓麻是在飞吧!真的在飞吧!

    ————

    姜璃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冲过来,那洒在周身的未知药水的刺鼻味道逼得她只能侧身躲避。

    那个味道,她闻了之后总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女生与她擦身而过,言语间满是疯狂和兴味盎然:“我若是摔了下去……”

    紧锁住的天台大门忽然响起了剧烈的撞击声,女生充耳不闻,趁姜璃愣神之际翻过了防护栏:“离我这么近的你,别想置身事外。”

    所以,你怎么选择呢?

    已然疯狂的她脸上带着扭曲的笑容,纵身一跃!

    “啊!!”

    姜璃听见楼下传来惊恐的尖叫声,想必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异状。她咬着牙收紧了抓住女生手臂的手,一双黑眸却冷静地出奇。

    “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个姿势她根本无法屏气,奇怪的药水味道直冲鼻腔,闻得她直皱眉。

    女生抬头看她,好像有些诧异姜璃的反应速度,又露出一个恶劣的笑。

    “听说你有心脏病。”她另一只手扣住了天台边缘,被姜璃抓住的手转而死死地反扣住姜璃的手臂:“已经这么久了,应该可以了。高浓度的挥发性兴奋剂,喜欢吗?”

    姜璃的瞳孔骤缩,耳边的心跳声越来越大,胸腔中的心脏跳得愈发剧烈,像是随时都会冲破阻碍,痛得她眼前发晕。

    女生嗤笑出声,听到大门被一脚踹开的声音,扣着姜璃手臂的手猛然发力,将她硬生生扯下了防护栏,将她甩了出去。

    “姜璃!”

    她听到枫眠急切震惊的呼喊。

    别喊,她可不想因为半空中突然消失变成一桩校园怪谈。

    被甩下天台的姜璃暗自苦笑,定位好了家中的坐标,调动精神力准备撕裂空间。

    看来她注定是要在病床上躺几天了。

    不知何时身上逐渐漫上了一层热度,就连坠下楼在耳边呼啸的风都没能让它消退三分。

    姜璃突然觉得自己被拦腰抱住,一具结实有力的躯体覆了上来,稳稳地将她护在怀中。

    她的头被按在了来人的胸口,顿时盈了满腔的糖果香气。

    耳边剧烈的心跳声让她一时有些恍惚,不知是来自她自己,还是来自护着她的这个人。

    时川阴沉着脸,只觉得怀中的小姑娘身体烫得惊人,一边暗暗收紧了力道,一边用精神力捆着还扒在楼边的女生的手腕,毫不留情地就要将其扔回天台。

    精神力刚触碰到她时,时川就发现这个女生的精神力已经濒临暴动,眉头一皱,加大了力道,硬生生将她直接扔了个不省人事,才让她紊乱的精神力暂时平息下来。

    时川不顾冲上天台的枫眠等人或松了口气,或惊讶的神色,吩咐了一句,抱着怀中的小姑娘转身就飞向医疗院。

    “精神力濒临暴动,通知校长。”

    几人面面相觑。

    他们没看错的话……这位教官是浮在半空中的吧?飞,飞走了?!

    等等,他说什么?

    精神力暴动?!

    紧跟着枫眠进来的同学们瞬间脸色惨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枫眠冷静地点了几下光脑,发现这里的信号已经被屏蔽,回头让身后的同学去找校长和主任。

    他的脸上没有半分惧色:“你们快去,我来看着她。”

    他走到晕倒的女生身边,取下了她怪异的面罩,露出那一张有些扭曲的脸。

    枫眠忽然嗅了一下周边的空气,刺激性的气息尚未散去。他脑海中闪过姜璃被拽下防护栏的那一幕,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

    “姜璃。”时川控制着自己的速度,防止怀中的女孩受不了失重的感觉,又轻声唤着她的名字,确保她还有清醒的意识。

    “……嗯。”姜璃被护在时川怀里,虚弱地应了一声。剧痛侵蚀着她的神经,太阳穴也一突一突地疼,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弓起,企图能缓解这种疼痛。

    还好精神力依旧老老实实地护在她的经脉脏器周围,没有丝毫紊乱的迹象。

    时川眉头一直紧紧地皱着,直到将她送进了医疗院,也没有松开。

    姜璃在入学的时候就带来了一个专业的医疗团队,平日就被安排在医疗院。此时见姜璃被送来,动作迅速且有序地将她推进了急诊室。

    “时教官!”十几分钟后,田伊匆匆忙忙地跑进来,气还没喘匀就问:“阿璃怎么样了?没事吧?”

    时川用目光示意了一下面前紧闭的急诊大门:“还在里面。”也不知道有没有事。

    如果他能早一点发现异样,或许……

    门突然开了,医疗队把面色苍白的姜璃推了出来,安置在了一旁的病房。

    “她体内的残余药性已经被抑制了,心脏有些微的受损,但姜璃一直不愿手术,我们只好开了些药物让她先养着。”医生这样解释。

    她看了看用了止痛药剂后,精神状况还算可以的病人,又对两人叮嘱了几句让病人好好休息防止劳累之类的话,才允许两人进去探望。

    “小伊,教官。”

    姜璃并没有睡,看见他们进来,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

    “唉呀你快好好躺着休息吧。”田伊连忙按住她要起身的动作,顺势坐在了床边。“我看清楼顶上的人是你的时候都要吓死了!”

    时川看姜璃还算精神,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这件事情我去解决,让田伊先陪着你,我一会再来。”

    姜璃看着他,乖巧地点点头:“谢谢教官,麻烦您了。”

    她这回人情可欠大了。

    时川不在意似的摆摆手,转身出了病房。路过医生所在的办公室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才敲了敲门。

    ————

    “那个女的是个疯子吧?”田伊听了前因后果,不可置信道:“仇富就算了,还痴迷枫眠学长,把命都赌上就为了让你从他身边消失?”

    姜璃垂下眼:“就算不是,她也快疯了。”

    面对着田伊疑惑的表情,她耐心地补充:“那个女生,精神力快暴动了。”

    田伊倒吸了一口冷气:“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刚准备摇头的姜璃忽然想到了转角拦住她的那个女生,那时她说……

    “应该是叫露茜。”

    “原来是她!”田伊睁大了眼睛:“我知道她!医药专业三年级的露茜,辅助系里有名的枫眠学长的迷妹,曾经因为看到枫眠学长跟某位女孩子走得近,就找了个机会把人堵住出言威胁,吓得那个女孩子一周没敢来学校。”

    “这样的事情还不止发生了一次,她都被学校记了一次过了,还以为她能老实点,没想到……”田伊语气中带着嫌恶,不想提起这个人。

    她给姜璃倒了杯水,扶着她喝下后,提起了时川教官。

    “阿璃你是不知道,我当时就是在楼下碰见的教官,顺着他的视线这才发现楼顶不对劲,刚好看见那个女人的棍子扔下来,我一转头,你猜教官怎么着?”

    她买了个关子,引得姜璃疑惑地问了一句“教官怎么了”才肯继续往下说。

    “他'蹭蹭蹭'地就上天了!”

    “上!天!了!你知道吗!什么都没带!身上也就刚才那一身便服,没有飞行器,没有辅助装备,就这么直接就窜上去了!”田伊讲得神情激动,手舞足蹈:“当时都给我看傻了,半天没反应过来,都忘了录下来。”

    “阿璃,你说,教官是不是真的会飞啊?他会不会是什么变异物种?”

    变异是真的变异了,但物种肯定还是人类。

    听到时川救人的英姿被田伊“生动”地描述成了窜天猴,姜璃笑得险些背过气去。

    这要是被本人听见了,不知道作何感想。

    “这只能说明教官的精神力发生了变异。”看田伊被她笑得一头雾水的样子,姜璃耐心地解释了起来:“人的精神力在受到某些巨大的刺激时有一定几率发生变异,但变异的过程极其凶险——就是所谓的精神力暴动。”

    能从精神力暴动中正常活下来的人不足十万分之一,更别说几率更小的精神力变异。

    她也是自己发生变异之后才发现的这种现象,原来还有人跟她一样幸运——或者说是不幸。

    而且精神力越高,暴动后的存活率越低。

    姜璃想起她被救以后余光瞄到的那一手控制力绝佳的精神力具现化。

    该说他不愧是被破格收入一军的天才吗。

    “从精神力暴动中活下来?!那就是说教官他曾经精神力失控过!”田伊惊呼一声,不由得感叹:“真是厉害……”

    “这种事情连政府都没说过吧?阿璃你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说……”

    带着疑虑的小眼神“刷刷刷”地看过来,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她一直看。

    姜璃:……

    她现在说她什么都不知道还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