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为长不尊的枫眠社长在做什么?

    他撸了袖子就要往卓羽身上扑,还一边嚷着:“我今天就要让阿璃他们看看你的真面目!”

    “喂!枫眠学长你在干什么!”田伊目瞪口呆,拦都没拦住他。

    卓羽漂亮的脸蛋上挂着沉静的笑,她看到枫眠的动作也毫不在意,优雅地——捞起裙摆掉头就跑!

    (゚Д゚≡゚д゚)!?

    怎……怎么回事?

    感觉这辈子的惊讶情绪都在今天表现够了的姜璃有些头疼。

    好好的一个故事会,怎么就演变成了现在这样?

    卓羽不愧是机甲系的学员,提着裙子跑得飞快。但枫眠也不甘示弱,紧紧地跟在距离她不到一米的后方,像是铁了心要披露出卓羽的弱点一样。

    两人在偌大的林荫道上玩起了追逐战,一会从东跑到西,一会又从西面拐回来,看得姜璃忍不住扶住了额头。

    这时艾斯克悠悠转醒,他有些迟钝地望了天空半晌,才撑起身:“……发生了,什么?”

    就在姜璃思考着要如何解说目前这混乱的场面的时候,一声惨叫陡然从东面的林荫路上传来——那是枫眠的声音。

    时川靠着树看戏看得开心:“看来卓羽也不是好欺负的。”

    两人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时,追逐战的双方身份已然换了个位置。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阿羽,你快把那东西扔远点啊啊啊啊啊啊!”枫眠一路狂奔,卓羽笑眯眯地捏着一只小昆虫在后面紧追不舍:“这可不行哦~”

    枫眠VS卓羽,卓羽,胜。

    ————

    这场闹剧终结于双方均体力不支,气喘吁吁地瘫在草地上。

    时川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五指没入额上的发,将其向上一掀,露出光洁的额头。鬼斧神工般的面部轮廓完完全全暴露在空气中,他本人却毫不自知。

    “故事听完了,戏看完了,我也该走了,谢谢款待。”他向众人眨了下眼,转身附在姜璃耳边:“表情不错。”

    比以往要鲜活明亮的多。

    小姑娘就是要这样才可爱嘛。

    轻松的,愉悦的笑容——这才是他们这些人一直守护的东西。

    下意识地抚上自己脸庞的姜璃看着时川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消失在拐角,有些不明所以。

    表情?

    她突然反应过来。

    她今天……好像一直都在笑。

    嘴角的笑意直到现在还未散去,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她很开心?

    “唔,时教官说得没错,”田伊凑了过来,上上下下看了姜璃好几眼,露出了一个放松的笑:“你终于开心了。”

    “虽然你一直表现得很好,但是大家总觉得你好难过好难过的样子,我们都很担心你。不过现在好啦,你笑的这么开心,大家也放心了。”

    她把目光投向了试图安慰蓝可他并没有把照片发过去的枫眠,还有默默去把卓羽扶起来的艾斯克,心中突然涌上了一股老母亲般的欣慰。

    阿璃,你大概不知道,你真正开心的时候,笑容是会发光的。

    ————

    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故事会很快就到了尾声。

    临别之际,枫眠的视线隐晦地扫过姜璃的脖颈,随即面色如常地跟大家道别。

    挂在姜璃颈上的那一小块鲜红的晶石里,闪过了一道细微的光。

    而姜璃毫无所觉。

    ————

    回到公寓,姜璃百无聊赖地躺在了沙发上。转了转眼睛,她点开智脑登上了天网,花时间在商场仔细筛选过后买了些什么,才去留意自己的消息框。

    七军的线索任务……有人接了?!

    她一下子坐起身。

    对方回复说,一个月后会把调查好的资料发送过来。

    姜璃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有些快,快到她恍惚间感受到了一股刺痛。

    她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有消息……总比没消息要好。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生还——虽然她很清楚联盟的裁决力度。但万一,有人能逃掉呢。

    她想问问在她生死不明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七军为什么会被联盟加以叛国罪的标签。

    她也想知道,她离开后大家都过得怎么样。

    他们,会怪她吗?

    有风透过半开的窗,卷起她的发梢,扫过脖颈,带起了一丝痒意。

    姜璃骤然回神,用精神力安抚住体内躁动的毒素,阻止它们蠢蠢欲动地继续向心脏侵蚀。

    这个身体终归是个拖累。

    只可惜解药捏在斯坎特星人的手里,婆婆建立的20多个科研基地这么长时间也没有研制出任何能抑制或消除这种毒素的药物。

    余毒不清,她就无法移植心脏,也就会一直保持这样一个跑几步就能心脏病发的脆弱状态。

    算了,凑合着活吧,走一步看一步。

    要不……她再买下几个医院一起研究?

    姜璃认真地思考着这么做能加大研究力度的可能性。

    ————

    【阿瑜,要努力训练,以后成为联盟的栋梁】

    【阿瑜,我们姜家人,生来就是为了守护联盟。】

    【哈哈哈不愧是我姜家的后代!为父为你骄傲!】

    【姜瑜,你已经长大了,不要给你的父亲添麻烦。】

    【姜瑜,你就不能再努力一些,为你父亲分担分担?】

    【阿瑜,抱歉,母亲爱父亲,胜过爱你。】

    【阿璃?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过来休息一下吧。】

    【阿璃,你还这么年轻,还有很多的时间去寻找你的路。】

    【好好活下去,阿璃,老婆子想看着你,高高兴兴地活下去。】

    【阿璃的笑容是老婆子见过最耀眼最漂亮的,要常笑一笑,就像这样。】

    走马灯一样的画面在姜璃眼前滑过,耳边同时低喃着各种人的声音。

    开心的,愤怒的,忧伤的,担心的,还有,满怀着期望的。

    姜璃从黑暗中惊醒。她抬手拭去了额边的冷汗,看了看时间——距离她躺下只过去了不到20分钟。

    她只好像往常一样从床上坐起来,修炼她的精神力来消磨时间。

    新修炼出的一段精神力细丝没入脑域,就像溪流汇入大海,没激起一点波浪。

    今夜 仍是一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