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四合院我何雨水开局上吊正文卷第146章贾张氏没死,秦淮茹却死了贾家的这场婚事,成了贾家五禽事业的分水岭,各有各的机遇,棒梗成功的入赘到了刘玉凤家里。

留在家里的贾张氏和秦淮茹,他们的下场就不怎么好了。

小铛和槐花俩人,心中对贾家的最后一点残存的希望,在贾张氏和秦淮茹无情的言语下变得没有了。

姐俩原本还对贾家抱着一点点期望,人为棒梗入赘到刘玉凤家里,贾家就得靠小铛和槐花两个人来抗,想着是不是也招一个上门女婿,最起码贾家不能断了香火。

她们高估了自己。

也低估了贾张氏和秦淮茹。

贾张氏重男轻女,秦淮茹随着年纪的逐渐增大,差不多也是这种想法,认为贾家就得棒梗来抗。

小铛和槐花两人在优秀,终归是女孩子,是别人家的人,与上门女婿生下的孩子没有资格姓贾。

在棒梗跟着刘玉凤离开贾家后,贾张氏和秦淮茹就对小铛和槐花冷言冷语,说她们是赔钱货,两人绑一块也不如棒梗一根汗毛值钱,还动手打了小铛和槐花。

这些话和这一巴掌,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希望不在。

便只剩下了无尽的失落。

对贾家的不满,犹如火山喷发一样的爆发了出来!

棒梗跟着刘玉凤走的当天晚上,小铛和槐花两人也神秘的失踪了,一直没有在四合院内出现。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人知道,他们只知道小铛和槐花两人离家出走了。

今后的数天时间内,秦淮茹和贾张氏因为闹心棒梗入赘刘家,再加上秦淮茹和贾张氏向刘玉凤摆谱未果。

种种事件之下,把小铛和槐花两人神奇般的遗忘了。

没有找寻小铛和槐花,在贾家婆媳的心中,错以为小铛和槐花两人闹别扭,也就是耍耍小性子,没准过段时间就回来了。

但是他们都想错了,当希望不在,留给小铛和槐花的也只有失落。

无限的失落之下,对贾家没有任何的留恋,离开也在情理之中!

贾家婆媳足足过了一个礼拜,见小铛和槐花还没有回来,秦淮茹和贾张氏两人才发觉事态有些不妙。

他们才想起小铛和槐花已经有七八天没有在贾家现身。

贾家婆媳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他们现在才想起家里还有两个一直被他们忽视的孙女及女儿。

贾张氏和秦淮茹分头行动,找了一圈没找到之后,打起了发动全院众人帮着寻找的念头,一个找闫阜贵,一个找刘海中。

身为管事大爷,不能不管。

闫阜贵和刘海中组织四合院的街坊们满大街的寻找了一番,最终只能无疾而归,上百口子人都没有发现小铛和槐花的线索。

这个结果。

让贾家婆媳无法接受。

秦淮茹瘫坐在了地上,默默的流着眼泪。

给王大军的感觉。

鳄鱼的眼泪。

七八天了。

现在才找。

迟了。

王大军也是没想到,贾家的大戏居然会有意外之喜,小铛和槐花两人跑了,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有人说出事死了,还有人说被人哄到了山沟子里面旅游去了,更有人说他们当了鬼小红。

众说纷纭。

不知道真假。

最让王大军感到意外的,却是贾张氏,得知小铛和槐花两人跑了,贾张氏就跟猴子似的上蹿下跳。

嘴里骂两个人是赔钱货的话。

贾张氏心疼得其实不是小铛和槐花两个人,而是心疼贾家到手的钱,听说贾张氏已经托媒婆给小铛和槐花说起了婆家,以小铛和槐花遗传了秦淮茹美貌这一条件,朝着媒婆提出了巨额的彩礼要求。

小铛和槐花的这一跑,等于让贾张氏借着小铛和槐花两人婚事,大赚一笔的想法给落空了。

这才是贾张氏气愤不已的真正原因!

与贾张氏不一样。

秦淮茹心里却难过了很多,小铛和槐花毕竟是他身上掉下来的肉,这骤然不见,心里肯定要心疼。

“三大爷,二大爷,麻烦你们在帮我们找找,小铛和槐花不能有事呀。”

闫阜贵把皮球踢给了刘海中。

一二三排位。

你刘海中排在我前面。

你来。

“淮茹,都找了,好几条街道都找了,从中午找到现在,七八个小时,街坊们水米不打牙。”

心里本就怨恨小铛和槐花两人跑了,一肚子怨恨没地方发泄的贾张氏,一听刘海中这种推诿的说法,整个人一下子就炸锅了,他把小当和槐花俩人跑了的怨气发泄到了众人的身上,反正就是那种我撒泼我有理的想法。

“水米不打牙怎么了?谁规定饿着肚子就不能找人了?这才晚上八点,你们又不睡觉,找到12点又能怎么样?水米不打牙的意思,合着就是想找我们贾家要钱呗,我们贾家都这样了,你们还找我们贾家要钱,你们是人吗?我老婆子就一句话,小当和槐花,你们要是不给我找回来,我老婆子就跟你们没完,我老婆子天天上你们家闹腾去,是你们没有把小当和槐花给我找回来!”

秦淮茹没说话,现在这种时候,让贾张氏撒撒泼也是好的。

只不过街坊们全都不乐意了,我们辛辛苦苦找了一圈,没有功劳不说,连这个苦劳也没有,还我们的责任。

是我们把小铛和槐花两人给逼走的?

是贾张氏,是秦淮茹。

一大帮人哗啦一声。

全都不管了。

这一幕。

又让秦淮茹抑郁了。

我婆婆说你们几句,你们怎么还撒手不管了。

你们怎么能这样。

秦淮茹突然有点怀念易中海在的那会儿,易中海没死,还是四合院的管事一大爷,只要贾家发生的事情,甭管大事小事,易中海都会在第一时间替贾家张罗,又是出钱又是出力。

人走茶凉。

易中海死了,贾家也跟着落魄了,刘海中和闫阜贵这些人都不把贾家人放在眼中。

也是怪,都是四合院的管事大爷,秦淮茹身为轧钢厂的俏寡妇,为什么对待她这个俏寡妇的态度这般不同。

易中海对秦淮茹的态度跟刘海中和闫阜贵对秦淮茹的态度截然相反!

张了张嘴吧,想说点什么。

无非让街坊们继续帮着贾家寻找小铛和槐花的话。

为彰显自己的无辜,秦淮茹楚楚可怜的看着众人,反正也是个苦情戏,用苦情戏打动众人。

只不过计划没有赶上变化。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不像是好人,一脸的凶相,光头,目光犹如野兽,满嘴黄牙。

此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贾张氏就仿佛做了这个见不得人的事情,心怀愧疚的低下了头,尽可能的卷缩起了身子。

不远处的王大军。

玩味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似乎猜到了什么。

很期待贾家下面的好戏,因为王大军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是个干什么的人,一个好事不干专门做恶事情的混蛋。

基本上他上门,就寓意着你家没有好事情。

这家伙也有自己的原则,就是跟他有利益关系,他会去找你,你要是跟他不打交道,他也不欺负你。

瞧这个态势,好像是贾张氏跟大黄牙做了这个不可描述的交易。

王大军突然想到了小铛,贾张氏该不是鬼迷心窍想要虎口里面拔牙吧!

用小铛做筹码跟这个大黄牙做了这个金钱交易。

最近这几天,王大军可听过贾张氏为小铛张罗婚事的事情,贾张氏说小铛是贾家一等一的美女,附近好几条街的未婚男青年都在打小铛的主意,跟这个媒婆提出了彩礼的要求。

贾家现在这个样子,贾张氏能算计的也只有小铛了。

有点意思,贾张氏想要用小铛挣钱,结果小铛跑了,大黄牙听到风声找上门来,贾张氏当了鸵鸟。

大黄牙可不是好人,凶名在外的那种。

估摸着贾张氏得挨一顿打!

果不其然。

王大军的猜测是正确的,来到院内的大黄牙,目光第一时间就落在了贾张氏的身上,看到贾张氏像躲瘟神一样的躲着自己,咧着满嘴的黄牙笑了。

“贾家婆子,你跟我说小铛漂亮,我也知道小铛漂亮,你朝着我拿了三十块钱,说是小铛的彩礼钱,今天不多不少,刚好七天,人那?叫出来,我直接带走了。”

秦淮茹再笨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怪不得她这几天觉得这个婆婆有点不对劲,原来背着她做了这种缺德的事情。

用小铛换钱也得替小铛找个好人家啊。

眼前这位。

看着就跟贾贵似的。

小铛嫁过去,能有好日子吗?

秦淮茹是看重棒梗,却也心疼两个闺女,她可没有贾张氏那么缺德,为了钱把两个闺女活生生的往火坑里面推。

“什么彩礼钱?”

贾张氏一听秦淮茹这口气。

就觉得要糟。

赶紧解释起来。

“淮茹,我给小铛说了一门婚事。”

“这是丈母娘吧,你叫我大黄牙就成,贾家奶奶跟我说了,说我先给三十块的彩礼钱,领人那天在给七十,我钱带来了,人那?”

“小铛嫁给你?”秦淮茹的声音都提高了,扭脸质问贾张氏,“你给小铛说的就是他?”

“嫁给我不好吗?”

“我不同意,小铛是我闺女。”

“小铛还是我孙女那。”

“你们贾家什么意思,该不是想要玩仙人跳吧,你们也不上街打听打听,什么时候有人仙人跳我大黄牙。”

“小铛和槐花跑了快一个礼拜了。”

人群中传来一句话。

瞬间破灭了贾家婆媳拿话敷衍大黄牙的想法。

大黄牙是混的那种人。

这要是传出他大黄牙被贾家婆媳骗了的传闻,他大黄牙还混不混了?

脸色一沉。

“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没有,他们是羡慕我们贾家,我们贾家小铛好好的。”

贾张氏死鸭子嘴硬。

硬着头皮的硬撑着。

“你把人给我叫出来,只要人出来,我大黄牙信你。”

贾张氏头皮发麻。

叫什么叫。

怎么叫。

就是因为人跑了,才拿瞎话湖弄大黄牙。

“孙女婿,小铛脸皮子薄,女孩子家家,七天后,你骑着自行车过来,你用自行车把小铛驮回去,我们贾家也得办酒席。”

“贾张氏,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想着骗人家大黄牙,小铛和槐花离家出走七天,你刚才还让我们街坊们帮忙寻找,让我们找到晚上十二点,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可以啊,四合院的风水都让你们贾家给臭了。”

“贾家婆子,给你脸了是不是?”

“孙女婿,你听我实话,小铛这个赔钱货,她跑了,我还有一个小孙女,名字叫槐花,比小铛还漂亮。”

卖完小铛继续卖槐花。

贾张氏真是魔怔了。

“槐花也跟着跑了,贾张氏,你简直就是禽兽,槐花才多大?”

“孙女婿,要不等几年,等槐花长大了,咱们在结这个亲家?”

众人一愣。

贾张氏也够精明的。

这都能想到办法。

只不过回应贾张氏的是大黄牙的大巴掌。

等几年的屁话,这就是把大黄牙当傻子看。

连环大巴掌不断的扇在贾张氏的脸上,周围围观的街坊们全都看稀罕的看着热闹,贾家婆子,该打。

贾张氏最终付出了这个惨烈的代价。

挨了一顿暴揍,居然还不还钱。

后来人们才晓得,这三十块钱都被贾张氏一个人给偷悄悄的花光了。

大黄牙可是要钱不要命的主。

扬言要把贾张氏给送进去。

最终没招了。

朝着王大军借了三十块钱,抵押之物是贾家现在的房子。

棒梗入赘,小铛和槐花两人离家出走,贾张氏又用小铛和槐花骗钱未果,贾家的房子还被贾张氏给吃了出去。

种种事件打击下。

秦淮茹的情绪变得不怎么好了。

当她看到傻柱与唐艳玲两人相亲相爱相敬如宾那一幕的时候,愈发的受到了这个刺激,最终得了神经病。

最慌的却是贾张氏。

得了神经病的秦淮茹,有一天晚上拎着菜刀差点砍掉了贾张氏的狗头,闹的贾张氏死活不跟秦淮茹住一个屋子,她一个人在贾家屋外搭了一个小棚子,自己住在里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狗窝。

棒梗跟刘玉凤结婚的半年后。

唐艳玲怀上了傻柱的孩子,满大院的散发喜糖,疯疯癫癫的秦淮茹,在接过傻柱喜糖的时候,难得的清醒了过来,朝着傻柱说了一声恭喜,随即又恢复成原样,当天晚上跑了出去,数日后有人在护城河里发现了秦淮茹的尸体。

贾张氏不管。

棒梗不管。

是傻柱帮秦淮茹料理的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