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个声音……”上官曌赟觉得耳熟,他一定在哪里听过。

  作为上官家的少爷,也是上官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那一个,早年上官曌赟和很多高塔的高层接触过,这其中不乏足以让上官家本家退避三舍的存在。

  这也是上官家一直不敢直接对上官曌赟出手,只能选择下放监视的原因。

  不过这个拿镰刀的,显然和上官曌赟没什么交情,只不过是声音略显耳熟。

  “原来调查军团是女王那边的,女王可真是养了条好狗啊!”

  下落的镰刀戛然而止,上官曌赟还没来得及喘息,就被一脚踩入地面之中。

  “上官少爷好记性啊。”

  被看穿了身份,作为恶灵登场的男人也没有心急,反而略带嘲弄地用鞋底擦拭着上官曌赟的脸颊。

  “呵,将自己人化作变强的食量,偷偷吞并女王的势力,我说的难道有错吗?”

  “大名鼎鼎的维克骑士长,不过是一条养不熟的狗罢了。”

  虽然上官曌赟知道的信息和钟奕并不相同,但稍作联想,也猜出了其中的脉络。

  调查军团应该是隶属于娅涅莉女王的军团,而这支军团名义上的领袖则是娅涅莉女王最重视的骑士长——维克。

  相信娅涅莉女王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一路从贫民培养上来的亲信,会在暗中阳奉阴违,通过邪术将她的军团吞噬。

  至于上官曌赟为什么认定是维克阳奉阴违,那是因为娅涅莉女王的为人是绝对可以信任的。

  亲民和善,丝毫没有作为高塔最高领袖之一的傲慢,就连钟奕都见过这位女王。最底层基本的秩序,就是这位女王努力的结果。

  “呵,我可从来没有背叛过女王啊,我只是在为女王的未来做准备而已。”

  “高塔之外已经不适宜人类居住的骗局迟早会被揭穿,到时候所有的高塔领袖都会受到牵连,女王也同样不例外!”

  “哪怕女王对那些贱民再好,也不能改变女王欺骗了他们的事实,到时候那些贱民会做什么,我可不敢想。”

  维克骑士长以前也是最底层的普通人,自然深知那些压抑在他们心中的怒火。

  张开双手,维克骑士长接着说道:“所以我,将会是女王的救赎。”

  “只要我最够强大,有多少贱民敢反抗,我就杀多少!等到那个时候,没了高塔,女王仍然是领袖,绝对的领袖!”

  “而我,就是女王唯一可以依靠的臂膀,没有人可以替代,也没有人可以战胜!”

  说到这里,维克骑士长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大笑起来,却没有注意到上官曌赟和钟奕眼里鄙夷的色彩。

  维克骑士长本身的实力确实强大,再加上吞噬灵魂的邪术支撑,假以时日,的确可以做到以一己之力镇压万人。

  只是……

  第一点,天下无敌的幻想终究只是幻想,高塔里面其他的强者死完了吗?哪里轮到维克来这里一家独大。

  哪怕将整个军团的强者全部吞并,维克骑士长充其量也就是和那些顶尖的强者达到旗鼓相当的程度而已。

  格局小了。

  第二点,上官曌赟和钟奕也看不到他的忠诚。

  他的样子,其实更像是一只害怕被取代、害怕被抛弃的小狗,贪婪的想要把女王据为己有而已。

  大笑声渐渐停止,或许是察觉到了钟奕两人的鄙夷,维克骑士长的脸上出现了羞恼的神色。

  “你们在质疑我?”

  用镰刀指向上官曌赟,维克骑士长怒道:“就算是你的全盛时期,也在我本体手上撑不了几个回合!”

  他又将镰刀指向钟奕,怒道:“至于你,一个稍稍有了点名气的家伙,连和我交手的资格都没有!”

  “你们凭什么质疑我?”

  握着镰刀的手臂青筋暴起,连续几个深呼吸后,维克骑士长骤然出刀。

  “啪——”

  一声巨响,镰刀被一只墨绿色的手臂挡住,色彩浑浊的汁液顺着伤口滑落,在镰刀上激起滋滋滋的响声。

  来人正是之前那个一直跟在钟奕他们身后的黑袍人。

  片刻的角力后,恶灵分身状态的维克骑士长被逼退几步。

  “你!你怎么可能使用力量,这里明明是我的领域!”

  “你们高塔的规则,关我……什么事情……”

  “你是——”维克骑士长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发黑的手掌握住脸颊按在了地上。

  大量的汁液从黑袍人身体内部涌出,将两人包裹。恶灵分身状态的维克骑士长似乎没有一点反抗能力,顷刻间身体就被腐蚀的不成样子。

  一股恶臭味散发开来。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怒吼一声,维克骑士长力道爆发,挣扎着站了起来,却又被黑袍人死死抱住,拖回了地面。

  没有任何章法的打斗,两人就这样撕扯在一起。

  黑袍人明显没有多少战斗经验,但他的力气却比维克骑士长高出很多,这也使得维克骑士长的一身本事完全没有办法施展。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还好,可最要命的还是黑袍人身上那种恶臭的古怪液体,完全没有办法压制。

  就像是纳垢神选的瘟疫一样,传染性和侵蚀性都无法阻挡,疯狂破坏着维克骑士长的身体。

  虽然只是分身,但一旦死亡,还是会对维克造成巨大的伤害,而且吞噬灵魂的这一条捷径也会因此断送。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住手,给我住手!”

  “求你了,住手!我有很大的权力,我可以帮你!”维克怒吼着,并逐渐转换成了求饶的声音。

  “给我什么?”黑袍人裂开嘴巴大笑起来,一块腐朽的血肉从他脸上脱落,掉入了维克大张着的嘴中。

  “呕——”

  没来得及吐出,维克骑士长就被黑袍人捂住了嘴巴。

  “可是你下令杀光了我的族人啊!此仇不报,我有何脸面苟活!”

  血海深仇,绝无和解的可能,黑袍人的杀心根本无法消解。

  更多腥臭的肮脏之物喷涌而出,彻底将维克骑士长淹没。

  几分钟之后,再无动静。

  在钟奕两人的注视下,已经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黑袍人从维克骑士长身上爬了起来,看向他们两人。

  恐惧,油然而生。

  死在这种怪物手里,可要比死在维克骑士长手里可怕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