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伊莎贝尔看着叶凡背影想要尖叫一声都使不出力气。

    她在叶凡的连消带打之下,遭受到不亚于贝娜拉一样的冲击。

    她明明知道叶凡腹黑知道叶凡算计了闺蜜,她却无法摊开来告诉贝娜拉。

    就如叶凡所说,一旦捅破了那层纸,要么毁掉贝娜拉未来,要么闺蜜之间翻脸。

    这两种结果都不是伊莎贝尔想要的,也就注定她对叶凡所为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让她很难受。

    纠结之下,伊莎贝尔为了闺蜜少受一点叶凡压榨,决定答应叶凡力所能及替他做事。

    伊莎贝尔感觉自己也陷了进去,但这也是她唯一能帮贝娜拉的法子了。

    她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贝娜拉,要毁灭,就让我们一起毁灭吧。”

    而这个空档,叶凡正晃悠悠走进医院对面的肯德基二楼。

    他要了一杯可乐和汉堡吃起来。

    叶凡对今天收获很是满意。

    他用贝娜拉的处境和命运道德绑架了伊莎贝尔。

    他相信伊莎贝尔会为了贝娜拉替自己做事。

    他还相信,伊莎贝尔将来也会成为牵住贝娜拉的一根线。

    这样一来,他就双重掌控贝娜拉了。

    而且还可以随时榨一榨伊莎贝尔的价值。

    “呜——”

    也就在这时,坐在二楼吃着汉堡的叶凡,目光微微凝聚。

    他扫过楼下几辆不徐不疾驶过的黑色车辆。

    从没有完全关紧的车窗中,叶凡看到了两张熟悉的脸。

    青狐,杨头陀。

    他呢喃一声:“八大赌王的人,杨家的人,怎么回来了?”

    话音没落下,叶凡手腕震动了一下。

    他低头一看,发现右手的云顶手环颤动,一个熟悉的红点出现。

    叶凡伸手关掉手环的示警,还顺势瞥了梅花表一眼。

    看看时间,随后叶凡笑着端起可乐一口喝下。

    喝完可乐后,叶凡就拿着剩下的半个汉堡出门。

    他一边吃,一边向前方走去,三步一回头,还时不时扫视四周。

    鬼鬼祟祟,又神神秘秘,好像要去什么隐秘地方,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绕过几条街后,叶凡在一栋等待拆迁的院子停下脚步。

    他扭头张望后面一番,随后打开铁门嗖的一声钻了进去。

    接着叶凡又砰一声反杀关闭破烂木门。

    最后,院子深处响起一抹窃窃私语声音。

    也就在这时,院子门外的暗影中,闪出一个戴着口罩的黑衣老者。

    他望向叶凡鬼鬼祟祟躲入的幽深院子,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谑和杀意:

    “小兔崽子,没有屠狗剩庇护你,我看你这次怎么活命。”

    “是时候新帐旧帐一起算了!”

    话音落下,黑衣老者就身子一挪,砰的一声撞破铁门和木门。

    “叶凡,给我死!”

    黑衣老者喝叫一声,旋风一样冲入有动静的大厅。

    双拳运足十成功力,准备雷霆打死叶凡。

    唯有这样,他才不会被叶凡的屠龙之术伤到。

    只是他刚刚冲入大厅,就怒吼一声:

    “无耻!”

    下一刻,旋风一样进去的他,又旋风一样冲向了门口。

    “轰轰轰!”

    黑衣老者刚冲到铁门,背后就一记惊天动地巨响。

    火光冲天,整栋院子炸成一片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