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两年时间转瞬即逝,鬼冥宗的死士已经全部转移到龙域,新的土地上也建起了幢幢楼阁,大片药田覆在山头,散出迷人的光芒,龙域一时热闹无比。???

  炼金族族人夜以继日地忙碌起来,峡谷中热火朝天,他们已经太久不曾炼器了,此刻恨不能将这千万年压抑的本领全都展现出来。

  布烈达护送王瑜飞等人一路到了破碎界边境,停留在虚空乱流边缘,布烈达是魔兽一族最为惹眼的一个,他必须留在破碎界,而赫鲁其三人,早已穿过虚空乱流前去等候,算算也该是回来的时候。

  “林杰!王大哥回来了,你赶紧出来,别修炼了!”一大早,白风就“咚咚”地拍门。

  炽烈的虚无火焰退散开去,焚虚烈焱诀飞回碎玉世界,林杰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开门走出。

  “他在哪?”

  “在魇冰龙族的冰宫呢,你还是换身衣服吧,现在去了准冻成冰块。”

  林杰没有迟疑,转身就回房间换了一身衣物,这三年来,鬼冥宗的死士已经到齐,丰浔柏也完全适应了龙族身体,如今可以顺利化为人形修炼,他之所以还留在这里,为的就是见王瑜飞一面。

  这个在短短两年试炼中结识的好兄弟,在他心中的分量不啻于白风,尽管妖域同行,但那时几乎每天都在闭关修炼,他们之间的感情完全是在试炼中建立起来的,生死关头的同甘共苦最令人印象深刻。

  “林杰,”丹流尔站在广场边一笑,“我若有你一半的刻苦,现在早步入道神境了。”

  “千机子前辈不去?”林杰扫视一圈没看到千机子。

  “那个死老头闭关呢,没个几十年甭想出来,你挂着他干啥?”白风大咧咧地开口。

  林杰笑而不语,丹流尔带领众人腾空而起,直向魇冰龙族的领地飞去。

  冰川似雪白的利刃,寒风如阴森的惨嚎,一冰一火隔着峡谷遥遥相对,构成一片诡异而绮丽的风光,众人深入冰川腹地,林杰俯而望,好似又回到了神墓之中,回到了那浴血奋战的时日。

  一座恢宏的宫殿进入视线,比巫真龙族的圣殿更为庞大,林杰远远看到数人站在天台上,为之人一袭白紫长,狂躁的雷属性元素在他身边萦绕,好似整个人都闪耀着雷霆之光。

  林杰落地,直直地看着王瑜飞白紫的眼眸,他还是像从前一样,尽管血脉觉醒使得容貌大变,却掩不住骨子里的高傲冷漠。

  林杰有千言万语,此刻却一句都说不出,不过是百年分别,却像是几世未见。

  “圣达柯,你还好吧。”林杰犹豫许久,吐出几个字。

  “你还是叫我王瑜飞吧,我更喜欢这个名字。”王瑜飞的声音依旧冰冷,眼里却是不易察觉的喜悦。

  “你还是像从前一样,”林杰一笑,上前抱住了这个好兄弟,“千幻琉璃戒的事,谢谢你,我只是没想到,才不过百年而已,你就成了妖界圣主。”

  王瑜飞也抬手抱住林杰,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我若是变了,葵也不会喜欢我了,我更是没想到,才不过百年而已,你就成了四界第一的炼丹天才,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瑄极拍卖会没站出来帮你。”

  “你若帮我,岂不是要让妖界所有人痛恨我?这么多年,子晴的事我已经看开了,我知道她还好好地活着就够了,神界的账要一笔一笔地算。”

  “我知道你要回魔界,我会一直住在龙域,你有空就来走走。”

  林杰点头:“我留在这里就是为了见你一面,如今了了心愿,即刻就回魔界,丹流尔前辈会随我们一起去,寻找冥族的踪迹。”

  提到冥族,王瑜飞的神情便黯淡下来:“布烈达已经去了,他一路跟随我来到妖界边缘,就直接南行前去寻找了,你们现在出也会比他晚半年左右,就直接回魔界吧。”

  “圣主,只有他自己?”丹流尔一怔。

  王瑜飞点头:“多了只怕引起神界怀疑,冥族对他们来说太不起眼了。”

  “那我也去吧,万一他遇到什么难处也能帮一下,更何况林杰正处于风口浪尖,只有谷老乾老二人也不够,我正好护送他们到魔界。”丹流尔开口道。

  “也好。”王瑜飞看了林杰一眼,同意下来。

  林杰稍稍退后,傅昆元和丰浔柏等人上前寒暄起来,夏辰绫作为魔界的代表也不得不说几句,只是王瑜飞性情淡漠,众人没说几句便冷下来。

  对现在的他们来说,这些寒暄是最没用的,众人心中都明白,简单的告辞之后,林杰等人便在赫鲁其的帮助下离开龙域进入虚空。

  ……

  又一次回到了不见天日的时候,这里的虚空绝对寂静,看不到一艘虚空船,傅昆元本想给他们提供鎏金虚空船,但太过危险,以防万一他们还是选择了度慢的晶珀虚空船,如今已在黑暗中行进了半年有余。

  “魔界已经不远了,可惜我们只能先到东魔族的地界,然后乘传送阵去西魔族。”夏辰绫开口道。

  林杰眉头一敛:“东魔族和西魔族相距很远?”

  “不近,需要几个月的虚空行程,我们一向都是乘传送阵来往,东魔族身处的是青岩域,比阡冥域还小,他们人数也不多,西魔族处于焚归域,是魔界最大的域,魔界还有很多无人居住的域,面积都不大,魔族人实在是太少了,总人数或许还赶不及人界的一个四星势力。”

  一个中等的四星势力约有数百万武者,数千万凡俗,魔界地域广阔,人数的确少得可怜。

  “人数少又如何?还不是连神界都要忌惮三分,像沈道离那种人族甘愿为奴,就算手下有再多的人又有何用?”林杰笑道。

  丹流尔听闻一叹:“是啊,就像上古妖界,即便有两位真神,还不是任由神界拿捏,妖界太过逆来顺受了。”

  几人讨论得火热,白风却反常地沉默,只是坐在一边愣愣地出神。

  “白风?”林杰叫了一声,见他仍在走神,便把嗓音提高几度,“白风!你在想什么呢?”

  “啊?!”白风一惊,抬眼看见林杰,露出几分不耐烦的神色,“去去去,你知道个啥,你师父现在可舒坦着呢,也不知道我家那死老头怎么样了。”

  “不得了了,你竟然会想千机子前辈而不是单姑娘。”林杰坏笑道。

  “小倩……那,那当然也想了!”白风撇了他一眼。

  “后悔了?”林杰收起笑意,“等到了魔界你就和丹流尔前辈一起回去吧,反正是顺路。”

  “你真想让我回去?”白风急了,“林杰,你不厚道啊,我连那死老头和小倩都舍下陪你了,你都不能请我去西魔族坐坐?”

  “你才不厚道呢!”夏辰绫赶紧挡在林杰身前,“你就是想出来玩还埋怨林杰,等回到魔界,你信不信我让你住兽场?”

  眼看着一场口水战即将爆,丹流尔拿出传音玉适时阻止:“都别吵了,圣主的消息。”

  两人立时安静下来,只听得传音玉里传来王瑜飞的声音:“丹流尔,你不必去寻找冥族了,布烈达沿着破碎界南部走了一遭,没有现冥族的踪迹,他们应该根本就没去南部,寻找冥族的事就交给布烈达吧,我知道你接下来的打算,送林杰到魔界后就按你的原计划行事吧。”

  “是,圣主。”丹流尔恭敬开口。

  眼看着联系切断,夏辰绫一脸惊疑:“丹流尔前辈,您不是说得到冥族去南部的消息了么,怎么会找不到?”

  丹流尔苦笑:“谁知道呢,冥族实在是没落得太严重了,哪怕有一个道凝境强者也不至于连求救消息都没有,既然圣主不让我管,那送你们到青岩域我就离开,说起来圣紫岛还真够远的,一南一北,大好时光全都浪费在赶路上了。”

  林杰不由忧心,但这毕竟是妖界的事,他也不好插手,夏辰绫身份特殊,更是难以帮忙。

  ……

  又是三月有余。

  青岩域已至,林杰等人离开虚空,隔着重重云层,一片赤红土地映入眼帘。

  脚下是寸草不生的岩石土壤,远方是一片红黑交错的城池,东魔主的宫殿便处于城池中心。这里的建筑风格粗犷而原始,不似人界的精美细腻,但就是这样的一个种族,却有着最为精细的心灵和最出色的技艺。

  最引人注目的却不是城池,而是城池边缘的一个巨大传送阵,这传送阵明显是近些年新建的,灵力光芒极盛,约有万丈直径,正缓缓旋转闪耀着炫目的红光。

  “怎么会……”

  夏辰绫的脸色很不好看,她不由自主地向传送阵旁边望去,只见那里是一片荒芜的土地,仔细看还能看出有灵力残留。

  “怎么了,辰绫?”林杰问道。

  “通往焚归域的传送阵怎么没了?林杰,你看看这传送阵左边,那里还有灵力残留,那是一个很古老的传送阵了,现在却没了,这个传送阵是新建的,鬼知道通往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