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天气依旧那么晴朗,阳光直射到了司弦的脸上。
衬托着他那清秀的脸颊,似乎一切都那么轻松了。
“叮叮叮。”原来是司弦昨晚设置的闹铃,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揉了揉眼睛。
一下子便从朦胧状态变得那么清醒,解决了叶伊伊那件怀孕的事情,司弦的心里似乎没有了任何压力。
一早上,激动的醒来了,便睡不着了,从床头拿到了手机,紧紧握住放在手心。
目不转睛,一直盯着手机看,而手也不停的翻索着。
随后,司弦揉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似乎有点疼痛感,可能是没睡醒吧,又轻轻地拍了一下后脑勺。
继续拨弄着手机,一醒来便翻索关于沈薇的各种聊天继续和朋友圈。
现在司弦一看到沈薇的各种东西,各种事情就很高兴,笑的乐开了花,看着她那一张张美照。
脑海里面突然间一幕幕的关于和沈薇各种事情,嘴里面开始小声嘀咕着:“对啊,今天要继续去接送沈薇拍片子。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就要重新开始做一个好丈夫了。”
匆匆忙忙给沈薇发了一个消息:我一会去你家接你。随后,司弦将手机放了下来,看着手机半天没有任何反应,想着先把自己的处理好,在联系沈薇。
心里莫名的高兴,起床了就开始刷牙洗漱。
时间很紧张,他安排了整个时间,计划着先去接送沈薇,然后求婚。
心里依旧有点小纠结,也不知道如今的沈薇能不能答应自己的求婚,总之要尝试的,一切都要来的,自己那么喜欢沈薇,为什么不给她幸福呢?
一切的一切,司弦把今天的整个流程都计划好了,就差沈薇了。
随后,司弦走到了衣帽间,自己仔细找着衣服,嘴里面一直小声嘀咕着:“要穿什么好呢?”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身子下倾,不停的寻找。
“这件?还是这件!”一只手举着一套深蓝色西服,另一只手举着黑色衣服,抬头看了看,又不知道挑那一套,又走到了阳光比较强烈的地方对比了一下。
司弦觉得很满意,便点了点脑袋,自言自语地说着:“那就它了。”又将另一套放了回去,穿上了一套深蓝色礼服。
又走到了全身镜的面前,摆弄了一下自己领带,挣了一下自己衣服,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发型,总觉得自己是那么的酷。
对着镜子,顺便调整了一下表情,依旧那么高冷。
然而,司弦的高冷中总透着那么一丝丝帅气。
缓缓地走到了床头边,一个帅气的动作将手机拿起来了,给自己的秘书刘雯打个电话。
在电话里面只听到了“嘟”的一声,刘雯接起来了电话。
在电话里面,刘雯地声音是那么的温柔。
“喂,司总,怎么了?”刘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了一下时间,这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怎么司总已经来电了。
“刘雯,今天放你们一天假,先去帮我准备一下求婚典礼,邀约所有客户等。”说这句话的时候,司弦在自己心里不停的笑着,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手捂住了嘴。
听到司弦这句话,刘雯当场就惊呆了:“啊?”迷茫的眼神瞪着特别大,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发生的这么快。
听司弦的指挥,立刻从床上蹦了下来。
“啊什么啊?立刻马上去。”高冷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传了出来了。
刘雯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只好按照司弦的话去做了。
高冷总裁居然要求婚,这是让刘雯不可思议的,可是想想这发展的也太快了吧,沈薇回来了,确实是不一样了,不就是女主人的头衔,女主人的魅力就是大。
却说最近,沈薇忙的不可开交,一天天除了拍戏还是拍戏,有时候居然要忙到晚上,甚至要忙一晚上,这让她睡眠不足,有时候有点抑郁,因为压力太大了。
依旧是阳光明媚的早上,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场景,依旧是那个家,依旧是乱糟糟的一团头发,一早上醒来的沈薇也是全都是七八糟的,莫名的觉得生活压力倍增。
“烦死了。”沈薇狂抓着自己的那般如同鸟巢的头发,一早上就不顺心意。
抓着头发,似乎感觉到心烦意乱,便又搓着的衣服,从上到下抓狂着。
刚要准备洗漱,又想着穿上衣服,这一团糟,如何去收拾啊?想着就烦人,好像请一天假,可是昨天说好的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去,今天的戏剧可是最主要的一部分,主角必须在场,怎么也不能缺场呀?
嘴里面突然间嘟嘟囔囔的说着:“怎么办?怎么办?好气啊。”
怨气全都埋在了自己的心里,沈薇自己在她的客厅里面走来走过去,徘徊了好久一会,纠结的心里,一塌糊涂。
就在这个时候,她走到了旁边那个鞋柜前面,而她只看到了一只银色带有几颗小钻的鞋子,急忙的便蹲了下来,找着那另一只鞋子,这双鞋子一直都是她最喜欢的,如今却只看到了一只,急切的心情等不及了,低下了头,努力寻找着,一直挠着自己的后脑勺。
似乎她最近压力过于大,导致心情如此暴躁,对自己的鞋子也充满了怨气,似乎所有都欠她钱一般,惹怒了她。
没过一会,沈薇便坐到了那般白白的沙发上,继续生闷气。
刚坐下没多久的她,忽然间手机铃声便“嘟嘟嘟”的响了起来。
而此时此刻的沈薇哪有那个心情去接电话,直接便把电话了挂断了,压根没有看谁打来的电话。
“嘟,嘟,嘟……”刚挂断电话没几秒,便又听到了这般铃声响起,烦躁的沈薇听到更加繁杂了,直接按了接听键,她只想着赶紧接起来,说一句挂断了得了,哪有那个时间去理会别人啊。
接听后电话,沈薇只是很粗糙的说了几个字,甩着自己的脸色,皱着眉头,眼睛也几乎要挤在一块了:“喂,谁,有啥事,快说。”
她紧紧就说了这么几个字,她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在乎对方是谁,只管自己现在脾气,自己脾气很暴躁,管他来着,就算天王下来,自己也是这个脾气。
正在接听电话的另一方,一听便知道沈薇的脾气不好,便婉转的说着:“薇薇姐,生气了?是我。你能听出来嘛?”
“谁!”
沈薇正烦着,可没有心思去猜。
对面沈雪也不闹了,恢复自己的正常声音:“哎呀,姐是我呀。”
“是你,有什么事?”
惦记着沈雪前几天刚受伤,沈薇放柔了声音。
“姐,你这几天有没有时间啊?我有点事情想要约你出来说。”
“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沈薇还在跟鞋生气,一边说话一边低头找鞋。
“哎呀,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嘛。”
沈雪在那头撒娇,沈薇还在赶时间,便满口应了:“行行,过两天正好有时间,你打我电话给我。”
“好的姐姐,你先忙吧。”
沈雪兴高采烈地挂了电话一转身,站在她身后的却是司弦。
“怎么样?”
司弦紧张又兴奋地问道。
“有我出手当然没问题,也算你聪明知道找我出马。”
沈雪撇了撇嘴,虽然不大情愿,但是为了姐姐的幸福也没办法了。
约好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沈薇到约好的地点来见沈雪,可是没想到,沈雪没见到,却看到了司弦。
“你在这里做什么?”沈薇板着脸,没有好脸色。
司弦双手插在了口袋里面,不紧不慢地说着:“我帮你请假了,不过你要跟我去一个地方。”
然而,沈薇也比较痛快:“不去。”
说完,瞅了一眼司弦今天装扮。
一身礼服,很隆重的样子。
“你不想见沈雪吗?”
司弦的话一处,沈薇就是一愣,随即脸色一边:“你对沈雪做了什么?!”
原来,我在你心中已经是这样子了吗?
司弦苦笑一声,却还是说道:“你跟我进去就知道了。”
说完转身就走。沈薇停顿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金碧辉煌的酒店,外面就那么耀眼,看来这里有很多人啊。
刚进入殿堂,看到了好多人群,各路人马全在。
沈薇一进来就被吓了一跳,只是一个慌神的功夫,司弦竟然不见了。
“喂,你去哪了,沈雪呢?”沈薇皱着没有。
然而就在此时,全场灯光暗了下来,一束灯光打在了司弦的身上。
灯光伴随着司弦的步伐,一步两步,前进着。
“Duang!”一声,司弦走到了沈薇的旁边,直接单膝跪地,让人措不及防。
沈薇当场就呆住了,堵住了自己的嘴巴。
瞬间,音乐响起,全场人安静了下来,享受美好的时光。
“沈薇,我爱你,嫁给我吧。”司弦大声喊了起来,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直盯着沈薇。
沈薇目瞪口呆,两秒之后一口决绝:“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说完转身就跑。
全场人目瞪口呆,沈雪也从人群中走出来,看着司弦叹了一口气:“任重道远啊。”
看着沈雪戏谑的神情,司弦笑了一声:“那又如何?只要我想要,就一定能够将她追回来。”
说完,看了一眼手上的钻戒,司弦转身追了出去。
沈薇,你是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