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船是不是在变大?”

    “没有吧?”

    “好像真的哎,你说之前,我还真的没有发现。”

    “这怎么可能?等等,之前船长……若是我们这艘船,还真的有可能。”

    “小点儿声,船长正在闭关修炼,别吵到了船长。”

    提到船长,船上所有的船员顿时转头看向船头盘腿而坐的身影,眼中满是崇敬。

    秦翌脸上凝重的表情瞬间消失,露出了微笑,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灿若星辰的眼睛中也同样满是笑意。

    “成了!”

    历时十四天,秦翌终于完成了炼气金丹境功法的创造。

    一部和五大流派完全不同的金丹境功法,一部注定名垂青史,影响深远的金丹境功法,就这样在这片无垠的大海上,在这艘七八丈长的小型海船上,在从东夷回归中原的途中,诞生了。

    “可惜,还是有瑕疵。”秦翌重新捋了一遍新创的功法,不无遗憾的道。

    不过,秦翌并不气馁,也不沮丧。

    “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刚开始有些缺陷,可以理解,只要在后面的过程中,不断的完善,将这个缺陷弥补了就可以了。”

    功法有了,开始突破!

    秦翌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功法创造出来之后,立刻就开始着手突破的事。

    秦翌开始在以神识力量控制着云梦真气在穴窍空间的晶壁上刻印阵纹。

    这可比之前突破炼体金丹,在穴窍对应的肉身的器官中刻印阵纹,要简单的多了。

    毕竟,灵魂对真气的掌控力度和对肉身的掌控力度,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中间似乎相隔了一个世界的差距。

    一个半时辰,秦翌就完成了在穴窍中刻印阵纹这一步。

    秦翌激活阵纹的瞬间,穴窍,经脉和丹田中的所有真气,就好像烧开的水似的开始沸腾,所有的液态的真气不断的向着下丹田的中心涌入。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真气一再的压缩再压缩。

    终于,在风水阵的压力下,量变引起了质变,下丹田的中心的阻力不再,甚至变成了吸引,好像出现了一个黑洞,不断的吸收着丹田中剩余空间的所有的真气。

    当穴窍,经脉和下丹田,甚至灵骨空间中储存的所有的真气被吸收进入下丹田的一瞬间,吸力消失,一颗金丹瞬间出现在了下丹田的中心。

    金丹的表面有一个复杂的纹路,金丹中心隐约可以看到游弋着一只米粒大小的的五爪金龙。

    在炼气金丹成型的瞬间,秦翌感觉整个天地的元气都变得更加的亲和,灵骨再次吸收天地元气,就好像打开闸门往里放水似的,与之前的抽水相比,有了质的变化。

    似乎,根骨的限制,瞬间消失了。

    “老师说,只要境界上去了,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果然,只要突破到了金丹境,灵骨的限制基本就消失了。

    之前,因为灵骨差而吸收天地元气的效率太弱的缺陷,自然也就消失了。

    “不过,慧根的作用并没有消失,反而因为灵骨限制的消失,反而更加重要了。”

    怪不得老师说,很多人收徒,与灵骨的资质的相比,更加看重慧根的资质。

    显然,老师也是一个这样的人。

    老师就是在发现他的慧根后,根本没有在乎他的灵骨的好坏,就果断的收他为徒,带在身边,言传身教,传其衣钵。

    秦翌不断的吸收着天地元气,将其转化为云梦真元。

    是真元,不是真气。

    在后天境的是后天真气,在先天境的是先天真气。

    但是到了金丹,就变成了真元。

    概因为真气已经完成了蜕变,不再是气态和液态,而是变成了结构更加稳固的固态。

    成为金丹后,它将不再轻易的进行消耗,再施展出来的力量,变成了一种自金丹中散发出来的无形的力量。

    丹圣开创出金丹境,发现了这一变化之后,将组成金丹的部分命名为真元,将金丹衍生出的力量,命名为真力。

    这个名称也因此延续下来,直到今天。

    “除了所有金丹境武者都拥有的,正常的吸收天地元气,此功法最重要的特性就是吸收气运了。”

    吸收气运是此功法的一大特色,气运就像额外增加的一种比天地元气更加容易吸收炼化为真元的能量。

    相当于比别人多了一条吸收炼化真元的渠道。

    若是运用的好,修炼速度自然比别人要快的多。

    秦翌坐在船头,激活金丹中的五爪金龙,瞬间就发现了整个海船中混乱的天地元气中夹杂着的一种金色的亲切的能量,在金丹中的五爪金龙被激活后,它们就好像被磁石吸引的铁屑似的,源源不断的向着秦翌的方向涌来,没有经过灵骨,直接没入下丹田,融入金丹之中,消失不见了。

    这个速度说快也快,说慢也慢。

    它们就好像知道排队一样,前面的速度非常快,后面的速度非常慢。

    等将船上的气运全部吸收完,秦翌感知着这一过程,分析总结道:“果然,只有海船上的气运。”

    这是此功法的一大限制。

    气运毕竟是依托风水阵而存在的,吸收气运同样依靠风水阵。

    只有身居阵心,才能激活五爪金龙,才能吸收这个风水阵中的所有气运。

    这说起来好像和封瑜开创的皇武之法的功法差不多,其实不然。

    秦翌将其优化之后,限制条件大降,这个风水阵不再是自己掌控的风水阵,只要是风水阵,无论是天然的,还是敌人的风水阵,只要是风水阵,只要身居风水阵的阵心,都可以吸收阵中的气运。

    连像之前的几场战斗中,临时刻画,临时掌控风水阵都不用。

    直接就可以借助风水阵的力量,吸收气运。

    这就是秦翌的优化。

    当然,气运的产生,是需要满足一定条件的,这同样是一种限制。

    不过,这个限制,秦翌却没有办法消除。

    只因为它触及到了气运的本质。

    取消了它的限制,气运也就不存在了。

    气运是如何产生的?

    之前就说过,它是人体散发的一种特殊能量,结合风水阵,蜕变而成的一种更加特殊的能量。

    人体一直在和天地自然进行着交互。

    吃喝拉撒四个字就是最形象的比喻。

    不过,这只是物质层面的。

    除了物质层面,还有能量层面的。

    比如,人体会自动的散发热量,这就是最明显的能量之间的交互了。

    组成气运的特殊能量,其实原理和这个差不多,也像热量那样,是人体自动散发出来的,与天地自然的一种交互。

    只是,它更加容易受风水阵的力量的影响,融入风水阵,成为一种特殊的风水之力。

    但是,气运并不是都是可以吸收的,只有达到一定条件的气运,才能被吸收。

    “崇敬,就是可以被吸收的气运的一个必要条件。”

    若是没有对他的崇敬,气运就算诞生,也不能被他吸收,只会弥漫在风水阵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同化为普通的风水之力。

    随着炼气境界突破到金丹境,游戏面板就算没有升级,也产生剧大的变化。

    谛听神通的范围,直接从九十里上升到了三百里。

    相应的小地图的小范围同步提升到了三百里。

    另外,随着秦翌凝聚出炼气金丹,‘道途任务二’也随之完成了。

    “领取奖励,真元印记?”

    无论任何能量,只要被转化为真元,就将被打上真元印记,之后,无论消耗真元施展任务神通,转化为任何能量,都无法抹灭他刻印在其中的印记,可以自动回归,重新融入金丹,转化为真元。

    “其实,这个特性,属于真气原有的特性。”

    在后天真气时,真气就拥有这样的特性了,恢复真气的真气,是什么真气?主要就是那些施展武技神通时放出去重新回流而来的真气。

    当然,这个过程必然是有消耗的,一部分真气在散发到天地自然中,其中的印记就被抹灭了,重新融入其中,成为了天地元气的一部分。

    而这个真元印记,应该是强化了真气的这种特性,让印记不再那么容易被天地自然所抹灭,可以保证百分百的对真元进行回收再利用。

    “这个任务奖励,虽然出人意料,却也在意料之中。”

    之前,道途任务一的任务奖励,生命之光,其实就是煞气铸就的灵体的一个特性,只是被游戏面板强化了,才让生命之光拥有了类似‘红条’的效果。

    而这个任务奖励,同样是对真元特性的一次强化,让真元拥有了类似‘蓝条’的效果。

    随着任务二的完成,道途任务三也随之出现。

    “道途任务三:晋级炼神金丹境。”

    任务三的内容,不出所料,是按精气神这个顺序排的。

    炼气金丹之后,炼神金丹的确需要排上日程了。

    只是,在此之前,有些隐患,要先排除了。

    秦翌看着小地图中,直径范围增加到三百里后,出现的四团红色光点。

    “血蛇,影蛇,金蛇,羽蛇,四个代号为蛇围杀我而来的八岐使徒,竟然离我不到三百里?”

    而且,还是在他的航线的前方,若是在后方,秦翌也懒得理会他们,直接开动马车,甩开他们就是了,可惜,没有如果,因为他们在航线的前方,就算想要避开他们,都不可能。

    大海中安全的区域是有限的,它们就是航线。

    所以航线的数量也是有限的。

    秦翌推算了一下,想绕开这条航线的成本,太高了。

    按他们航行的速度,两拨人必然会相遇。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开战!”

    死了的敌人,自然也就不是敌人了。

    隐患自然也就排除了。

    ……

    影蛇的旗舰上,还是那间被当成会议室的船舱中,事隔七天,四蛇再次相聚。

    影蛇扫了金蛇三人一眼,先开口道:“我想,大家都收到了消息了吧?围剿提灯人组织的骨蛇四人,昨天已经全军覆没了。”

    血蛇冷哼一声道:“没想到那里竟然是麒麟会主脉的据点,不仅有麒麟,甚至黑龙也参与其中,骨蛇他们栽的不冤。”

    羽蛇感叹道:“麒麟的战力好像比之前情报中的要强的多啊,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斩杀了毒蛇和毒牙。”

    金蛇用忌惮的语气说道:“龙墓神通竟然还是无解,骨蛇之前可是我们中研究龙墓神通最深的人之一,他之前可是信誓旦旦的说,只要遇到黑龙,必能破解,号称无解的龙墓神通的,可惜……”

    说到最后,金蛇无奈的摇了摇头。

    若是破解了龙墓神通,那么,黑龙也将不再是他们的噩梦了。

    可惜,没有如果。

    骨蛇最终用尽手段,还是没有破解龙墓神通。

    对龙墓同样非常有研究的影蛇,用诧异的语气说道:“是啊,没想到,龙墓竟然还有迷惑人方向感的作用,这在以前可是没有的,骨蛇败的不冤。”

    不过,败的也值。

    最起码收集到了这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为以后破解龙墓的人提供了最新的情报。

    减少了后来者破解的难度,增加了后来者破解的概率。

    影蛇接着说道:“不过,秦翌竟然可以在大闹麒麟会之后,全身而退,对秦翌的实力,我们需要重新估算一下了。”

    金蛇点了点头道:“不错,秦翌应该比之前我们预料的还要强。”

    之前,他们预估秦翌战力和他们这些代号为蛇的八岐使徒差不多。

    但是,若是按麒麟会长的实力进行估算,秦翌大约有两个代号为蛇的八岐使徒的战力。

    金蛇提出自己的判断后,血蛇顿时松了一口气道:“还好,我们有四个,必然可以战胜他!”

    要不然,他就先撤了。

    血蛇可不是那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士’。

    就算可以复活,他也十分爱惜他的这条小命的。

    羽蛇更加乐观:“这是秦翌在岛上的战力,若是根据我们之前的战术,将战场放在大海中,让他的那个逆天秘术失效,他的实力必然大减,估计连一个普通使徒都打不多。”

    血蛇听后,不由的哈哈大笑道:“菲是连一个普通的使徒都打不过,那我们还不是手到擒来?那神主的悬赏,不是相当于白捡的吗?哈哈……”

    金蛇和影蛇也笑着点了点头,之前肃穆的气氛瞬间消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影蛇摇了摇头道:“我们也不能太过乐观,万一秦翌的秘术可以在海上施展,万一秦翌之前隐藏了实力,万一秦翌最近突破了……我们还是要谨慎。”

    哪里有那么多万一,影蛇其实自己也不相信这些万一会发生,只是担心金蛇三人因为太过乐观而大意放走了秦翌,所以才泼了一盆冷水,给三人降降温。

    显然,三人也明白影蛇的用意,停止了笑容,都点了点头,血蛇更是保证道:“影蛇,放心吧,我们对秦翌都很重视,不会放跑秦翌的,只要遇到秦翌,他就死定了!”

    “还有什么时候才能到目标海域?真想早点遇到秦翌啊。”就连一向谨慎的羽蛇,一想到神主的悬赏,都有些心急了。

    金蛇摇了摇头道:“最少也要一个多月呢。”

    影蛇正要说什么,突然感知到了什么,转头透过窗户,望向西方道:“咦?有一艘小型海船,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靠近我们,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