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吾家阿囡正文卷第一百八六章收网九曲连廊那一边,潘二太太微微欠身,关切的看着被一群小娘子围在中间的史大娘子。

“这孩子真是难得。”符太太站到潘二太太身边,远看着史大娘子,叹气道。

“你看看,多好的孩子,偏偏世子……唉!”潘二太太拍了拍胸口。

她心口疼。

“这就是缘份吧,好在这孩子想开了,想开了就好,这孩子这样好,嫁给谁都能过得好,你也想开些。”符太太劝道。

“我是个没心没肺的。她阿娘前儿写信给我,说这平江府要是有合适的,就让我问问琦姐儿,说江南是个好地方,还让我托你留心一二,你看看!”潘二太太又烦恼起来。

“也确实挺难的。”符太太想着史大娘子的年纪,叹了口气。

这会儿,再要找一门年纪相当,家世相当,人品相当的亲事,确实极不容易了。

“有时候,我就挺怨气的,你说他要退亲,你倒是早点儿退啊,哪怕早上一年两年,退就退了,偏偏退的这么晚!上回,当着世子的面,我就说过一回,这简直是有心要坑我们大姐儿!”潘二太太忿忿道。

“世子怎么说的?”符太太问了句。

“他什么也没说,就是陪笑,说都是他的不是。”

“他知道自己不是,可这没什么用啊。”符太太替潘二太太说了句,接着笑道:“好在琦姐儿想开了,这比什么都强。”

“是啊。”潘二太太远看着史大娘子,再次叹气。

想开了又能怎么样呢,她这亲事,该怎么难还是怎么难!

……………………………

阿武坐门房里间看足了热闹,没多大会儿,就到了阿武当值的时辰。

阿武当值的地方在一座假山半山腰,管事的交待只有四个字:站着看着,到点了自然会有人来接替。

阿武觉得她这个差使就是梅姐说的那些宫娥,没什么实际用处,宫娥们站在台上,用来展示戏班子的规模,她站在这里,用来展示王府的气派。

她这个位置视线是真的好,整个赐宴现场尽收眼底。

赐宴的地方在一座五开间大殿前面,搭着高高的凉棚,从正殿台阶下来,两边各摆着四排桌椅,矮桌矮椅,每两人一张桌子。

阿武仔细看着桌子上摆放的吃食。

中间那一大盘子,怎么越瞧越像她们老家那种大饼呢?

肯定不是大饼,皇家宫宴怎么可能摆大饼!

可不是大饼,那是什么?

算了先不管这个了,旁边一碟,这个清清楚楚,就是一碟子大块五花肉,那边一碟是白菜?

皇家宫宴就吃这个?

阿武看得胃口全无。

怪不得阿囡斩钉截铁的说她不来。

阿武正看的没意思,大殿台阶两边,一阵鼓乐响起,坐的端端正正的诸官员呼啦啦站了起来。

阿武一下子提足了精神。

太子爷要来了!

鼓乐声高扬起来时,太子从大殿里走了出来。

阿武屏着气,瞪大双眼,仔细打量着太子爷。

年纪不大,高个,不胖不瘦,挺好看,可比世子爷还是差了点儿,瞧着挺和气的。

阿武仔细打量好太子爷,再看向太子爷身后。

太子爷身后一左一右跟着两个人,一个三十来岁,往那儿一站,一幅稳如泰山的模样,长得挺好看,不过还是不如世子爷。

这边……咦!居然不是世子爷!这是谁?太年青了,也挺好看,咦,世子爷呢?

阿武不敢放肆的拧头看,小幅度转着脖子,用力转着眼珠四下看,没看到世子爷。

奇怪了,世子爷哪儿去了?

……………………………

午初前后,封锁在临海镇各条街上的兵卒开始排列成队,一队队跑向码头。

街道两边的店铺隔着门缝窗户缝,看着兵卒撤走,试探着将门拉开一条缝,再拉开,探头看出去。

一眼望去,满街都是探出来四下查看的脑袋和半截身子。

被阻隔在镇外的商队涌进来,店铺赶紧歇下门板,一边开张做生意,一边吩咐伙计,或是自己跑出去打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邹家,端坐在厢房里的吴妙真听婆子说街上的兵卒已经撤走了,慢慢松了口气,吩咐召集帮中大小头领立刻过来。

她是半夜得了天明要抄检的信儿的,在抄检到来之前,已经仔仔细细想好了一步一步该怎么走。

从三当家到七当家都被世子爷的人带走审问了,这是世子爷特意赏给她的机会。

……………………………

牛车前被捆绑着双手,黑布套蒙头,夹杂在江南丝绸总行一众人中间,被兵卒推搡而出,赶上了大车,再被推下大车,一人一间关押起来。

没多大会儿,牛车前被人拽着胳膊扯出来,解开绳子,一把拉脱黑布头罩。

“委屈先生了。”石滚一脸笑,冲牛车前拱了拱手。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牛车前还有些懵,急忙拱手还礼。

“世子爷吩咐小的替他和先生说一句委屈先生了。先生委屈了,这一句才是我的心意。”石滚笑着再拱手。

“不敢不敢。”牛车前用力眨了几下眼,以适应灿烂的阳光。

“先生跟我走吧,世子爷吩咐,先送先生回别业休养几天,世子爷说,等他忙好这件大事,再和先生商量先生未来去向。”石滚一边说,一边扶着牛车前,将他推上一辆桐木小车。

……………………………

顾砚站在海税司大门前,看着一个个头蒙黑布被押走的海税司丝绸处诸人,以及一箱箱帐册等物,连人带箱子排成串儿,押进了刚刚搭建起来的一大片兵营。

“你能审得下来吗?”顾砚回头看向黄显周。

黄显周脸色微白,两只眼睛却极其明亮,屏气点头道:“下官觉得下官能行。”

“嗯,那就交给你,不要急,一定要审清查明!”顾砚心情极好。

“是!”黄显周长揖下去。

“禀世子爷,何承泽请见,说有极要紧的事,一定要当面禀报。”王贵一路小跑过来,拱手禀报。

顾砚眉头微蹙,片刻,嗯了一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