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清这一家挂在架子上cosplay蝙蝠的雪鸮,陆霄长长的吁了口气。

    放松之余也庆幸今天听到动静过来看看怎么回事儿的是自己。

    这要是换成其他人,都不说阿猛他们三个,估计小聂都得吓得吱哇乱叫。

    不过…

    小傻子夫妻俩犯傻是很正常,在他预料之中。

    但是小雪鸮兄妹俩居然能一起挂在架子上,就有点出乎陆霄意料了。

    毕竟上午它俩摔得已经看都不想再多看站架一眼了。

    这会儿居然能愿意再挂在架子上练习,而且还挂了这么久……

    陆霄刚开口想夸夸两个小家伙,就见被夹在中间倒吊着的两只小雪鸮,一前一后砰啪的就掉在了地上。

    摔在地上的时候还挤出嘤的一声。

    这一下摔得可够结实,陆霄赶紧上前想哄哄两个小家伙,没想到它俩居然没像上午那样甩小脸儿发脾气,一骨碌就从地上爬了起来,绕着架子跑了几圈,咕咕的直冲着依旧倒吊在架子上的小傻子夫妻俩叫唤。

    小傻子夫妻俩当即便也松开爪子,姿态优雅又轻盈的扑腾两下落在地上,然后从旁边拖出个东西。

    屋里太黑,加上那东西藏在窗户下的阴影里,刚刚站在门口的陆霄也并没发觉它们还藏了东西,直到完全拖出来才看清,地上的是一只肥美的小野鸭。

    看到那只小野鸭,两只小雪鸮齐刷刷的站好,张开了大嘴。

    虽然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自己撕扯吞咽的进食了,但它俩并没有自己上去吃,而是乖乖的等着投喂。

    小傻子很熟练的从小野鸭身上撕扯下来饱满的肉条,然后分别塞进兄妹俩的嘴里。

    美滋滋的吃了好几口,兄妹俩扑腾了两下翅膀,跌跌撞撞的飞到站架上。

    然后稍微松开爪子,继续吊了起来。

    小傻子夫妻俩也随之飞上去,继续一左一右的把两个孩子夹在中间,又挂成了一排蝙蝠。

    陆霄心里微微一动。

    教两只小雪鸮锻炼抓握力的原理,他自然不可能去跟小傻子夫妻俩解释,就算解释了,它俩估计也很难理解。

    但是现在,它俩明显是在教两个小家伙倒挂练习,甚至还为此准备了作为奖励的食物。

    虽然不明白原理,但是看明白了自己是想让两只小雪鸮怎么做,并且主动去教吗……

    看着小傻子,陆霄微微眯起了眼睛。

    看来以后得给小傻子在心里起个别的外号了。

    相处得久了,观察最近它表现出来的举动,可一点不傻。

    改叫它大聪明?好像也有点怪……

    不过不管怎么说,小傻子夫妻俩能领会自己的想法,主动引导小雪鸮兄妹俩练习抓握能力,对于陆霄来说也算是个意外之喜。

    能省不少事,两个孩子有吃有喝学得也开心。

    就是小孔雀雉这个小男妈妈在一旁看着有点心酸。

    陆霄看向起居室另一侧,小孔雀雉也同样没睡觉,正趴在窝里瞪着眼睛一脸羡慕的看着人家一家四口挂在那儿cosplay蝙蝠。

    注意到陆霄看过来的眼神,小孔雀雉颇为幽怨的也瞄了陆霄一眼。

    我的娃,我好不容易带大的娃,没了。

    那表情,陆霄总觉得但凡架子上还能再有点儿空,估计它也要颠颠的跑过去一起挂着了。

    “你看我我也没办法呀,孩子总是要长大的嘛……”

    两只小雪鸮现在正是学飞和尝试独立的时候,而小夜鹰被捡到的时候就已经是差不多会飞的状态了,只是断了腿。

    现在恢复了,白天虽然还会回来和小孔雀雉窝着一起睡觉觉,但晚上已经会经常溜出去自己觅食了。

    什么空巢老雉。

    陆霄缩了缩脖子,赶紧把起居室的门掩上,光速跑路。

    再不跑,他总觉得小孔雀雉下一秒就要冲过来问他再要个新娃了。

    转身去了诊疗室,陆霄想着看一眼白金狐和雌狼再回去睡。

    推开虚掩着的门,梁飞板板正正的端坐在办公桌前,看到陆霄进来赶紧站起来冲他点头致意:

    “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