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周月如挺听话,正巧祖母也病恹恹的样子需要人照顾,她便挤了原来老夫人身边婆子的位置,老夫人要什么都要先经过她。

    老夫人的心一点点沉到地上,看看自己那在旁边傻乐的孙儿,这傻小子还在为自己的媳妇突然的态度转变高兴呢,这样也好,秘密就是秘密,多一个房知道就更加危险。

    只能苦笑。

    老夫人忽然病恹恹的是因为心理受了打击,一下子承受不住,休养了十天的样子,又恢复了,至少看上去是恢复了,便说要回京城。

    回去之前又以让苏如意给自己号脉为借口,二人在屋里说了片刻的话。

    “周月如知道多少?”

    老夫人对这个问题提心吊胆,这女子莽撞,不是能藏事的人,周家是忠心耿耿的将门,又以周月如对自己的恨意,消息传到他们耳里又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这几日周月如在盯着她,她也在盯着周月如,没有看出太多的异样,但始终不放心。

    “我前面就说过,老夫人愿意合作的话,那个秘密就止步于我们三人,月如并不知道,但这不耽误她好好盯着你,你若是不想她知道你就不要有歪心思,否则迟早被她发现不对,你也别想着对付她,她会时时与我书信来往,再说,周将军夫妻对这个女儿的爱护程度,她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太傅府只怕是更不好过。”

    老夫人长叹一口气:“我知道,我考虑好了,我按你说的去做,但你又如何保证在我去了之后不对太傅府不利?”

    “对你们太傅府不利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只想好好地当我的大夫,再说了,就是看在月如的面子上我也不会那么做。你要知道,你死了便是死无对证。”

    老夫人又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年轻女人,那么淡定冷漠,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自己白活了几十年的岁数,在她面前居然一点也占不了上风。

    苏如意又道:“时间越久变数越大,给老夫人半年的时间,半年做不到那老夫人的性命和之后的事情就由我们陆家来接手,那个时候会不会对你们刘家不利就难以保证了。”

    ……

    陆识途和老夫人一行一起动身去京城,说是要到京城小住半年守一守京城的铺子。

    刘常之高兴,有个前武将同行,在安全方面就放心了。

    老夫人却知道,这哪里是顺道同行啊,这是跟去京城监视自己并且随时准备要自己的性命啊!

    那苏如意行事还真是缜密。

    这还不止呢,回到太傅府,她身边原先的那几个心腹就被周月如找借口放出府或是调到别的院子当差了,到后面整个院子的下人都调换了一遍。

    老夫人也不敢多说,这当然不是周月如的想法,这是苏如意的意思。

    这样,她真是连一个为自己办事的人都没有了。

    老夫人调整了一个月,发现自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苏如意给自己安排的道路,接受了这个事实,她反倒觉得轻松多了,都不用东想西想。

    人啊,固有一死,她都这把年龄了。

    陆家这边也一点没有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