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美嘉拉着子乔的手安慰道:“子乔,你就别生气了,我今天做酱肘子给你吃。花没了,还可以再种的啊,再说七爷都把这个花送给我了。而且七爷好惨的.”

    美嘉替七爷卖了一波惨之后,子乔虽然面有不愉,不过自己女朋友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子乔想了想说道:“算了,这花你等下记得找个花瓶插起来。那个七爷在哪?我还有事要问他。”

    美嘉笑嘻嘻的说道:“放心,等下我就把花插花瓶里。”

    “伱大声点读,我听不见?”

    这时候曾老师的房间,七爷的声音远远的传到了餐桌这边。

    子乔疑惑道:“什么声音?”

    项宇随口道:“这就是那个七爷的声音,刚刚怕你生气,张伟和七爷藏到曾老师房间去了。”

    子乔立马推开了曾老师的房门,冲了进去。

    只见张伟紧张兮兮的站在衣柜门口,手上拿着一大把衣服,假装一脸无辜的盯着子乔。

    子乔看着张伟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颜值,吐槽道:“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让七爷出来。”

    “什么七爷八爷的,我不认识。”

    张伟牢牢的记着美嘉说的这花可贵了,可不想赔钱。

    这时,衣柜里面居然冒烟了,还有种香烟烟草燃烧的味道,子乔着急的喊道:“着火了?”

    张伟下意识道:“没有,怎么可能。”

    项宇提醒曾老师道:“七爷可能在衣柜里抽烟。”

    也难怪这老头和儿子处不好关系,就这个性格,确实有一点恶劣,不,不是一点点,是相当之恶劣。

    曾老师看到自己的衣柜冒烟,顿时不淡定了,一把推开张伟。

    “啊~”

    这时,衣柜的门恰好被推了开来,门框直接砸到了曾老师的鼻子上。

    七爷一脸无辜的钻了出来,一副什么事情都与我无关的样子

    一菲和美嘉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张伟说他的队友脑残了。

    曾老师气愤道:“你非要在衣柜里抽烟吗?”

    七爷淡淡然道:“我这不是躲的无聊了吗。”

    项宇看着七爷道:“七爷,你要是再在衣柜里抽烟,我只能请你出去了。”

    七爷还没说话,曾老师得意道:“就是,小心房东把你赶走。”

    这时,子乔也扯住了七爷的衣领质问道:“我的花就是被你给摘了是不是?”

    子乔对七爷的观感属实一般,虽然刚刚美嘉替七爷说情了,但是看这老头无所顾忌的样子,浑身就是不得劲。

    “小伙子~”

    七爷淡定的抽着烟说道:“烟和花的事情,我很抱歉,不过,既然我的律师在这里,那你跟他谈吧!”

    众人都将目光对准了张伟,张伟瞬间就麻木了。

    张伟正打算组织下语言,七爷抢先对着张伟道:“你说过不会不管我的。”

    张伟犹豫了一下,心里悲叹,想要做点好事,怎么变着法来让他倒霉,这很不科学的好不好?

    “好吧,我代表我的委托人承认你们对我当事人的控诉,不过我愿意赔偿。”

    子乔愣了一下,这可不像是张伟啊。张伟不是不想否认,但是花就在美嘉的手里呢。

    “算啦,道个歉就行了。”

    子乔犹豫了一下,七色花给了自己女朋友,也没啥损失,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其他花去哪了。

    子乔对着坐在沙发上的七爷质问道:“你确定你去天台的时候,那个小棚子里只有一朵花?”

    七爷淡淡然的说道:“我当然可以肯定了,年轻人啊,眼睛这么早就不好使了,你这是阳气弱了。”

    项宇悄悄的往后退了半步,曾老师也悄咪咪的往后缩了缩。

    “你怎么了?”

    诺澜有种不好的预感,对着项宇问道。

    项宇定了定神,轻声道:“没事。”

    项宇思考了片刻,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发现,毕竟昨天半夜已经清理干净了手脚,而且自己还是从隔壁楼顶下楼,然后再回来的。

    美嘉在一旁疑惑道:“我相信七爷,他要是真的摘了那么多花,肯定会都带回来的。”

    七爷立马笑着道:“这位美女,谢谢你帮我说话。”

    子乔想起刚刚去天台查看的时候,七爷摘的这朵花应该是折断的那一朵,但是其他几朵都是整株被挖走了。

    子乔对着张伟道:“张伟,我也不要赔偿,你帮我找到偷花的人就行。”

    说着,子乔就把张伟给拽走了,看这架势,找不到其他花,子乔是不会放张伟离开了。

    张伟走了之后,七爷没人看着,属实有点不放心,万一真的搞出个火灾,那就不得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