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陆映雪被调查的消息,是捂不住的!

    乔惜海城医馆被烧的事情也瞒不住,此时许多人才知道原来乔惜与陆映雪针锋相对,是为了那一条人命。

    陆家的事骇人听闻!

    陆家树倒猢狲散,中医堂也关门大吉了。

    那些曾经依附陆家的中医绝口不提自己和陆家的关系,而沈玄知更是报案,说陆家当年设计害死了他父亲。

    一桩桩,一件件。

    调查了半个月才算是取证完成,移交到了法院审理。

    陆家的事影响很大,走的程序也特别快。

    法院公开审理那一日。

    几乎有头有脸的人都到齐了,想要看看这好不容易挤进四大家族之一的陆家最后的挣扎。

    法院门口停着一大堆的豪车,宛若宴会一般的排场。

    那台阶很长很长。

    穿着光鲜亮丽的贵妇千金以及那些纨绔公子哥都纷纷到来,他们其中有仰慕陆映雪的,也有憎恨她的。

    但时人多有一些落井下石的想法。

    裴家和钟家也有人到了。

    裴乾的身边跟着一个活泼靓丽的小姑娘,他的脸上还有些不情愿呢。只是大哥说了,陆家倒了就更要联合该联合的势力,一定要他和凤家那丫头搞好关系,争取早日拿下这桩婚事!

    他这才打电话约凤南汐出门,结果人家不想去吃饭看电影,说要来法院看热闹。

    裴乾只能过来。

    只是一来就看到一个芝兰玉树光风霁月的男人。

    他从鼻孔里发出了不屑声。

    这可是他们裴家的敌人!

    凤南汐站在他旁边故意拱火:“他长得比你好看。”

    “你什么眼神?”

    “正常人的眼神。你看那么多姑娘都在看她,有几个在看你呀?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凤南汐你可别忘了和谁站在一起。他现在不过是个苟延残喘的弃子,钟大少给他留面子才没有将这条狗给赶出去。你们凤家回国想要立足脚跟,还得看我们裴家。长得好有什么用,绣花枕头一个!”

    凤南汐翻了个白眼,这些话她都听出茧子了。

    要不是收了别人的钱,才不陪着这智障演戏呢。

    一个月一千万呢,谁能出得起这种价!还不用动脑子写代码。

    凤南汐环抱着双手,迈着步子走了过去。

    “喂,你去哪里!”

    “看到我凤家的救命恩人,过去慰问一声。”

    凤南汐径直朝着霍家的车子走过去。

    裴乾跳脚:“那也是我们的敌人!气死我了,你自个儿看热闹吧!”说完他气冲冲开车走了,也顾不得他大哥的叮嘱。反正这凤家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敌人敌人!敌你大爷!

    凤南汐嘴巴都翘上天了,裴家还好不是裴乾当家,否则肯定玩完!不过聪明玩意也不会沦落到联姻实现价值。

    这话,仿佛把自己都给骂进去了!

    果然和蠢货待久了就容易变蠢,她要去仙女身边吸收点灵气。

    乔惜和霍行舟刚从车内下来,就看着一个满是活力娇俏的少女迎面走来,笑盈盈地喊了一声:“乔姐姐。”

    还挺自来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