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叶澜平时只是懒于争论辩驳,并不是不善言辞。

    一旦她开口,很少有说服不了的人。

    包括阴物。

    听到这话的刹那间,阿月瞳孔骤缩,面上也露出了悲戚之色。

    她想要质问,为什么偏偏非要是叶澜不可。

    可这个答案,她很清楚。

    因为叶澜是玄宗之主,一出生就主动要承担起这个天下的兴亡。

    少女,注定是那个负担前行的人。

    “叶澜……我不想再也见不到你。”

    千年鬼王第一次流露出了强烈的脆弱,尽管她没有眼泪,可眼底已经溢满了哀伤。

    叶澜朝她轻柔地笑,“我会尽全力活下来,但如果有意外,我会断了跟你的契约。现在有陈哲熙陪着你,我很高兴。”

    “叶澜……”阿月皱着一张小脸,声音哽咽,恨不得扑进她怀里哇哇大哭。

    可惜时间不等人,叶澜已然松开了她的手,转身面对恶魔重新结印。

    她用尽浑身内劲,辅以玄术,才在敕令中打开了一个意识缺口。

    巨大的黑洞凌月当空,一出现便摧枯拉朽有着庞大的吞噬之力,仿佛要将万事万物都吸入其中。

    此时所有人都领会到了神的力量,心头剧颤。

    叶澜站在黑洞前,负手而立,衣袂飘飘,最后望向陪伴着自己长大的玄宗长老团,淡声下令道:“若我没有回来,便由南长老接任玄宗族长,即刻撤出古欧。另外……”

    话到此处,她顿了顿,接着才继续道:“帮我把萧云霆带回去。”

    如果此去便是诀别,那起码她要护住他的一条命。

    长老团从刚才就一直在静静听着她的安排,到了这一刻才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几个男长老表情抽动了几下,忍不住红了眼眶,可却都咬紧了牙关,什么都没说。

    而被委以重任的南絮早已泪流满面。

    她仰头望着黑洞前的纤瘦身影,想起数月前少女才在自己面前爆体而亡过一回,彼时也同样是为了拯救天下苍生,硬撑到了最后一刻才欣然赴死。

    有时她会不甘,甚至怨恨老天爷,为什么所有重担跟枷锁都要压在这样一个年幼的孩子身上,想让自己代替对方去死。

    然而理智却提醒着她。

    这场危局,只有叶澜才能力挽狂澜。

    如果连星盘的命定之主都不行的话,那他们就必须断尾求生,为这个世界拼尽全力去寻觅另外一丝生机。

    所以历史无论重演多少遍,南絮都只能朝她颔首,咬碎牙关说出一句。

    “是,族长。”www.

    叶澜面上露出了一丝笑,这才放心回头,一脚毫不迟疑地迈进了黑洞当中。

    神的意识领域不同于凡人。

    叶澜走进黑洞后,看见不是如萧云霆一般的童年轨迹,而是一片浩瀚的星空。

    彼时不周山的天柱还没被撞断,天地尚且相连,璀璨银河闪闪发亮,人们站在海边甚至触手可及。

    她被上古天地初开时的景象所震撼,望着满目荒土的地球表面,世界万籁无声,神明酣睡,无忧无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