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冷若楠慢慢走进殿内。

    霁扶摇准备要走,姚彤云把她叫住:“皇后娘娘。”

    霁扶摇回头看她:“有事?”

    姚彤云关切道:“皇后娘娘,臣女进来时看到清音郡主没站稳摔到在陛下身上,幸好陛下很快将她扶住了,清音郡主的伤势是不是很严重啊?”

    把冷若楠扶住?

    霁扶摇似笑非笑的打量起眼前的姚彤云。

    “她伤势如何你刚才没问她吗?”

    姚彤云脸一热,赶忙惊慌的说:

    “皇后娘娘恕罪,臣女以为皇后娘娘医术高明,知道清音郡主的伤势如何,是臣女错了,关心清音郡主心切,请皇后娘娘不要怪罪。”

    又来一朵小白莲?

    霁扶摇忽然来了兴致,故意以询问冷若楠的伤势来告诉她萧卿与冷若楠有过身体接触,这么直白的挑拨离间,这小白莲的火候不够啊。

    “既然知错,那就掌嘴五十吧。”

    姚彤云知道这是自己被皇后看穿了意图,惶恐不安的跪到地上。

    “皇后娘娘,臣女,臣女是无心之话,求皇后娘娘饶命。”

    “张嬷嬷,别在这里打,免得扰了太后清静,拉出去。”

    霁扶摇命令下去,身后的嬷嬷立即上前,堵住姚彤云的嘴把她拖了出去。wwω.xしéWêи.cóm

    一个小小的官家小姐都敢在她面前耍小心思,看来是她皇后的威严不够啊。

    霁扶摇哂笑,过几日就是春日宴了,她倒要看看还有哪些小白莲敢到她面前来耍花枪!

    晚上,霁扶摇把白天宣太后对她说的事与萧卿说了。

    “你做好准备了吗?”

    霁扶摇靠在萧卿的怀里,萧卿温柔的问她。

    霁扶摇把玩着男人的一缕头发,有些兴致勃勃的说道:

    “可以啊,如今太平,事情也基本都平息了,可以造个孩子。”

    在现代的时候,霁扶摇的职业虽然是杀手,但她还挺喜欢小孩子的。

    萧卿吻了吻她的额头,“好。”

    对于孩子,其实萧卿早想过,之前一直没有时间和精力,没有对霁扶摇提起,如今母后说起这事,那便提上日程。

    霁扶摇嗯了一声,那从明日开始她得调理身体了。

    说完这件事,霁扶摇困意来袭,闭上眼睛睡觉,然而就在这时,她感觉到身下之人身体突然紧绷,近在咫尺的男人的心跳也加速了。

    霁扶摇神经一紧,撑起身子看向萧卿。

    “你怎么了?”

    萧卿紧皱着眉,一手捂着心脏,咬紧嘴唇像是在忍耐什么痛苦。

    霁扶摇察觉不对,抓起他的手腕探脉。

    萧卿脉息虚浮紊乱,很不妙。

    霁扶摇立马调出银针,拉开萧卿的衣服将银针刺进他胸前的穴道。

    没过多久,萧卿紧绷的身体渐渐松缓下来,他出了一身虚汗,脸色也有些苍白。

    “怎么样,好些了吗?”

    霁扶摇有些着急。

    萧卿刚才的情况是内力暴走的前兆,他今天动用内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