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也不知道等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还能不能认出来。

    主要是他爸妈离开的时候,他才几岁。

    那时候的他多么的天真无邪。

    脸上的稚气没有消散。

    即便日子过得并不富裕,可有爸妈在的日子就是最好的。

    他胡思乱想,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梦里他看见了忙碌的爸妈。

    他的爸爸正在地里干农活,汗水顺着他的鬓角落了下来。

    而这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端着一碗水,笑容满面的走向他。

    两人什么也没有做,就能看得出夫妻感情特别深厚。

    傅乾坤眼含泪水。

    他叫了声,“爸妈。”

    那一段年轻的夫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回头看来。

    当看见了瘦瘦弱弱的他,年轻的女人一脸心疼上前,“乾坤,你怎么忽然间长这么大了?长大也就算了,但为什么这么瘦呢,是不是没吃好?””傅乾坤能够感受到那一只温暖的手落在自己的面颊上。

    慢慢的抚摸着他的脸。

    眼里的心疼藏不住。

    干活的年轻男人,丢掉了手里的锄头,三步并作两步上前,“谁虐待你了?咋不给你吃饭,你看看你都瘦的你才骨头了。”

    年轻夫妻你言我语。

    傅乾坤有许多的话想要跟他们说,但一张口是满心满肺的酸涩。

    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

    那两夫妻又是心疼,又是自责。

    “乾坤,你别哭呀,你要是饿了的话,妈去给你做饭。”

    “爸给你杀只鸡。”

    “先别急着杀鸡,赶紧把我藏的一篮子鸡蛋拿出来,我都给乾坤煮了,让他一次吃个饱。”

    “好好好,你这婆娘说风就是雨的性子得改。”

    男人嘴上说着抱怨,眼里的宠溺却藏不住。

    傅乾坤哭的更大声了。

    可他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爸妈忙忙碌碌,然后又给他弄吃弄喝。

    帮他填饱了肚子。

    等他好不容易能张口说话的时候,那两张亲切的脸,瞬间变了。

    是让他见一面就像撕破的脸。m.

    是傅建国。

    梦里的傅建国还是那样讨人厌。

    手里拿着鞭子,毫不犹豫打了过来,“谁让你偷懒的,还不赶紧给我去干活。”

    傅乾坤感受到了疼。

    火辣辣的。

    他反手要抓鞭子,可惜,鞭子又一次打来。

    他竟然挣脱不了。

    他愤恨地像只小豹子。

    可那又能怎样?

    还不是被打的求饶。

    后来,又出现了一张脸,那张脸油腻腻又特别恶心,他一把攥住了鞭子,说着让人恶心的话,“建国,打他干啥呀,打坏了这一张脸,我怎么下的去嘴。”

    傅建国总算停了。

    “王老板,这小子不听话,就得狠狠教训一顿,把他收拾服帖了,才能供给你享用。”傅建国更可恶。

    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都是戏谑。

    “还是你会来事儿,放心吧,你这一次的要求我会满足,回家之后等消息就好,顺道把那个箱子带走。”梦境里的王老板得脸上得意更甚。

    仿佛那些东西在他看来不算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