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原来自己心心念念,哪怕自己拼尽一切,不惜神魂俱灭为代价,也要实现的目标,却是如此的渺小。

    联想到这里,武妧嬅直接给自己又重新捏造了一个身份。

    她告诉武河,自己是武植的娘子,从很远的地方而来,是为了找寻自己那离家出走的夫君。

    武妧嬅所捏造的这个身份没毛病,毕竟她和武植的确有那一层关系。

    而且在武河的眼中,武植和武妧嬅似乎身上都有着相同的气质,为此,武河便告诉武妧嬅,武植去了掩月宗。

    在明确武植的目的地之后,武妧嬅便告别了武河。

    同时也得知,在他们这里想要加入相应的宗门,就必须得有一个身份,任何外来者或者说身份不明的人是无法参加测试选拔的。

    尽管武妧嬅自称是武植的娘子,但她并没有借用武河他们这个村子的身份。

    毕竟,既然武植去了掩月宗,武妧嬅也想去掩月宗看看到底这个世界的门派有何与众不同之处?

    于是,武妧嬅特意绕了个弯,迅速穿越几道山梁,找了一处相对比较僻静的村落,在那里寻找了一对老农人家。

    与他们相处了几天之后,便伪造了一个农家女儿的身份,其实这身份的标识很模糊,不过只是一种形式,为了应付上头。

    这非常像以前手底下那些昏庸的官员,为了应对上官的考察,经常弄虚作假的手段。

    这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让武妧嬅感到似乎这些门派的背后,应该还有别的势力在暗中操纵,或者说监视,至于具体如何,那还是得且行且看!

    ……

    与此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