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总有些变数,让人始料不及。

    大世子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抵近了夷陵城。只是,他们这帮从山里突然蹿出的人马,似乎并不受待见。

    先行到夷陵城递送消息的手下,带回的消息,是他的义兄雷虎已在数日前为救平王而死,而今的夷陵之主,姓朱,名云飞,原是城中副将。只是,这副将似乎并不想让大世子的人马入驻夷陵城,反而,在离城五里之处,设置了重兵把守。

    “这个奴才,是要反了吗?”

    看着略显狼狈回来的手下,大世子怒了。

    “殿,殿下,那朱云飞很是跋扈无礼,将属下好一顿奚落,说如今王爷都被人给掳走了,襄阳铁桶般的城池,也落入了英王之手,若是再让您入了夷陵城,那不等于是引祸上身,一旦英王发大军来讨伐,他可不想让夷陵城的百姓受这无妄之灾!”

    手下一脸苦相,着实这一鼻子灰,让他非常难受。

    “他敢!”

    大世子更怒了。

    “还,还有,殿下,他,他说您,坐拥地广人多的长沙郡都守不住,实是,实是……”

    手下话犹未尽,却支吾起来。

    “实是什么?说来听听!”

    大世子极不耐烦。

    “那,那,属下就,就直说了。他说,您实是个败家子!”

    手下硬着头皮,说完了他的话。

    这一说,大世子怒到了极点,霍地拔出剑来,指着夷陵城的方向。

    “来人,速点齐兵马,攻破夷陵城!秦统领,着你带飞虎营为前锋,斩关夺将,勿得退却!”